Historic Linsley Terrace is on the market with a price guide of $4.6-5 million.

政府计划卖掉位于Millers Point的价值5亿元的公屋,以用这笔钱在郊区兴建新住宅,面对新州日益恶化的无家可归危机,该计划被许多批评人士贴上了“失败”的标签。

2014年,新州政府宣布一项有争议的计划,出售其在The Rocks地区所拥有的房产,导致590名居民被迫离开家园。当时,新州社会性住房厅长普鲁-高华德(Pru Goward)表示,出售这293套房产是“与可持续、公平的社会住房制度相一致的正确决定”。

政府打算用卖房的收入在悉尼外郊建1500套新住宅,这对日益膨胀的公屋等候名单造成了打击,该名单上有5.7万人等待申请住房。

自那时起,政府通过出售Millers Point的公屋筹集到5.26亿元,并利用这些资金建造了839套新的公屋。目前还有320套房在建。

21 Windmill Street, Millers Point sold for $1.98 million in March 2016.

尽管政府作出了努力,但截至2016年年中,等待申请公屋的人数从5.7万增加到了6万。在本月新公布的数据中,政府给出的数字为55,949人。

不过,自2012年以来政府首次从等候名单中剔除了一个群体。这使得外界难以将数据与前几年的数据做精确比较。

家庭和社区服务部门(FACS)没有透露有多少申请人被从名单中删除。

它称,通过剔除“暂时中止的申请”,它为那些真正有资格申请公共住房的人提供了更清晰的情况。

一些人暂停申请的一个原因是,由于住院、照顾家庭成员或度假,他们无法获得住宿。

反对党的社会性住房厅长塔尼亚·米哈勒克(Tania Mihailuk)指责政府是在“玩躲猫猫”,称大多数暂停申请的人都会重新回到等候名单上。“任何头脑清醒的人都不会相信,需要住房的人变少了,”她说。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2011年至2016年期间,新州的无家可归人数激增37%,超过了全国其他地区。

米哈勒克说:“很明显,政府没有成功解决无家可归问题。卖掉公屋没有给悉尼带来任何好处。”

在悉尼大部分地区,申请人必须等待10年以上才能入住。没有哪个地方的等待时间少于5年。

无家可归者委员会(CHP)副首席执行长凯特·科尔文(Kate Colvin)说,新建的住房数量远远不足以解决无家可归危机。

“这真的是沧海一粟,”科尔文说。“像新州这样的州需要成千上万的新住房。”

NSW Minister for Social Housing Pru Goward said the sale of social housing in Millers Point would fund the construction of 1500 new homes.

最近高华德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新涌现的过度拥挤问题”,尤其是内城区,助长了最新的无家可归数据。

“2016年,在新州,居住在严重拥挤的住房里的人口中有超过一半是在亚洲出生,五分之一的人是大专生。”

高华德的发言人还称,“平均而言,卖掉Millers Point的一套房子可以建4到5套新屋。”

悉尼西南区建了大量新住宅,Canterbury-Bankstown地区有183套,Liverpool和Penrith分别有84套和50套。

但悉尼市区只有20套新屋,而自上一次人口普查以来,这里的无家可归人数增长了67%。

悉尼市市长科洛佛-穆尔(Clover Moore)说,州长试图将低收入者赶出城市,出售Miller Point公屋的举动“令人厌恶地展现了州政府的价值观”。

新州无家可归协会(Homeless NSW)首席执行长凯瑟琳-麦克南(Katherine McKernan)表示,政府未能提供足够的社会性住房,却从飙升的房价中获得巨额收入。

“尽管新州经济空前增长,但我们看到,政府缺乏对社会性住房的投资,”麦克南称。

凭借最近的房市繁荣,2016-17年新州政府获得了68亿元的印花税收入。科尔文说道,这些钱应该用来帮助那些因房价飙升而受到不利影响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