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做完隆胸手术后,几天后左乳严重感染,她被送往悉尼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医生告诉她需要立即摘除假体,否则她有可能会死

她的手术是由一位自称为整容外科医生的人完成,但是米歇尔后面才知道他只是一个全科医生。

这位医生手术的地方是在他位于西悉尼的诊所,而不是在医院进行,使用的是“暮光麻醉”(twilight sedation),这种麻醉只是轻微的全身麻醉,受术者处于清醒与入睡之间的半睡半醒状态,但并非完全无意识。

米歇尔希望自己的乳房“看起来很自然”,并担心她的胸部可能看起来不那么协调。

54岁的米歇尔说,“我所记得的是,我从麻醉中醒来,我的乳房肿得跟个大西瓜。我对他说,我不想做成跟色情明星一样的大胸,然后他说我反应过度,它们只是肿起来而已。”

但米歇尔的血糖没有降下来,她仍然感觉不舒服,这位医生只是用抗生素在她的胳膊上扎了一针。

米歇尔知道自己的感染很严重,所以她让丈夫开车送她去医院,医生告诉她,她有严重的葡萄球菌感染,有可能是因为这次手术引起。

医生说,“米歇尔,这真的很严重。你很危险,我们现在需要做手术,移出植入物。”医生从她的乳房中抽出250毫升的脓水,并取出了移植体。

米歇尔现在一侧的胸部有一个巨大的植入物,这让她背部疼痛,而另一侧没有任何植入物,乳房一大一小让她相当羞愧。她半刻都不敢离开房间,这个手术让她痛得要命。

更加祸不单行的是,这个失败手术的修复费用成本巨大。

澳大利亚整形外科医生表示,这种由不合格医生操刀导致手术失败的问题日益增多,再做修正手术往往要花费女性数千元。

澳大利亚美容整形外科学会会长马格努松(Mark Magnusson)称,隆胸的手术风险最高。

乳房植入物通常可以维持10到12年再更换。马格努松说,“所有的乳房植入物最终都需要重新进行手术,但我看到女性在植入12个月后就要再手术,因为她们均出现出血或感染等并发症。如果是成功的手术,这种情况的机率非常低,但现实是它们太经常发生了。”

许多人做整形手术,在选择临床医生上是基于费用考虑,而不是这位医生的水平或专业技能。

这种出于“省钱”的目的从而选择一个不合格的外科医生,实际上最终可能让你损失惨重,因为她们还必须接受高昂的再修正手术才能弥补上一次手术的失败。

悉尼整形外科医生库马尔(Rohit Kumar )说,“我把它叫做诱导转向,因为可能你一开始以很低的价格做手术,但结果加上修正手术,可能付出的是合格手术的两倍或三倍。”

“比如说,你可能最初的手术费用为$10,000-$15,000,修正手术为$10,000-$15,000,所以你整个手术下来一共花了$25,000-$30,000,而一次合格成功的手术只要这个数字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