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Hamish Henderson和他的妻子刚刚搬进了悉尼北岸的一栋公寓,当时他们被告知道路和海事服务部门即将开始“Roseville的Boundary街改造升级”的夜间施工。

“我们每周要忍受长达六天的锤击,挖掘,混凝土切割,卸车,开凿。施工从晚上开始,第二天早上7点结束。”

他希望施工能在六个月内完成,但现实情况是,过了三年多,道路施工仍在继续。

“这不是一两个晚上就结束的扰民施工,他们这样已经三年了,施工噪音已经让很多人离开这个街区,导致了现在仍住在该街区的人极其糟糕的生活水平。”他说。

“最后一根稻草是几周前我收到一封信,宣布他们将在未来的16周内进行另一轮长达 70个夜晚的施工。”

Boundary街是通往悉尼中央商务区的主要交通线路,也是进入北部海滩工业区重型车辆的主要通道。

一位道路和海事部门的发言人表示,高峰时期该路段交通量减至每小时13公里,因此不得不对道路进行升级以提高交通流量。

该项目于2015年5月启动,并于2017年9月通车,道路和海事部门没有对施工延误发表评论,只称工程很复杂。

“作为升级的一部分,道路和海事部门需要重新安置水管,而且必须连接现有的设施。”道路和海事部门发言人说。

“由于公用事业的复杂性,施工需分阶段进行并与悉尼水务公司协调。”

虽然干线施工已经完成,但仍需要70个工作日才能完成路面铺设,道路和海事部门表示该工程将于5月份完成。

格雷斯·林(Grace Lin)在施工开始前不久在该区块购买了一套公寓。她说,施工时间已经超出了居民所期望的范围。

“我们认为该工程一年就能建成,可现在已经差不多三年了。”她说。

“道路工程已经拖延了很长时间,我们经历了多次断水,断电之类的事情,他们本可以制定更好的计划。”

具有建筑背景的大学讲师亨德森说,这项工程涉及大量地下挖掘工作,这需要时间,但还要维持路面状况,以便第二天可以使用。而居民的烦恼是噪音很大。

“想象一下低频的嗡嗡声,真正的低频噪音,即使塞上耳塞也能听见。”他说。

“混凝土切割非常糟糕,简直一场灾难,这种声音是能直接穿过耳塞的低频噪音,我们大多数人都快被逼疯了。”

亨德森说,噪音迫使居民采取了极端的行动,有些人甚至选择从这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暂时搬出。

“我们每晚都得塞上建筑耳塞睡觉。”他说。

“一些居民从我们的街区搬走,有些人把东西堵在窗户上。”

对于这些心塞的居民来说,这就是他们能做到一切了。

Ku-ring-gai委员会对这些投诉无能为力,因为这是道路和海事部门的项目,而道路和海事部门发言人表示,它会“与居民和企业密切合作,以尽量减少包括噪音在内的不良影响”。

Ku-ring-gai市长Jennifer Anderson证实市议会接到了当地居民的投诉,称这涉及到RMS。

亨德森和林说,更让人感到生气的是,附近的一座桥上安装了一块明亮的广告牌。

林说:“我的公寓几乎直接面对这个广告牌,晚上睡觉的时候灯光直冲着我的窗子照来。”

电子广告牌闪烁的光线和变化的颜色非常扰民,虽然作为补偿,附近种了一棵大树,但林说这远远不能抵消光污染的影响。

“我们一直对道路施工非常宽容,并且非常支持……但是这个过程很漫长,一直在拖延。他们安装了这块恼人的广告牌而且没有做足够的景观美化工作,这真令人失望。”她说。

亨德森说他和他的妻子已决定离开。

“我们必须搬出去。”他说,“我一直失眠,这真的是及其的令人困扰。”

对林来说,搬家不是真正的选择。

“对于租房的人来说,他们可能很容易搬出来,但对于我们这些花钱买公寓的人来说,这不现实。”

“这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活,而且对我们公寓所在的街区也是一个严重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