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尔登·沃恩(Shelden Vaughan)在拿着刀开车去往他妻子工作地点的前一天在网上搜索了“颈部动脉”。
在大多数早上,米莱娜(米莱娜)都会独自一人前往悉尼西南区社区中心的停车场。她在社区中心与酷刑和创伤幸存者一起工作。
但在2015年8月的一个星期二,这位34岁女性的同事玛莎·诺克斯·哈利(Martha Knox-Haly)让她们在路上耽误了10分钟,因为她必须半路去洗个车,以便载客户赴约。
“非常幸运,我们在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诺克斯·哈利博士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称。
“如果不是那样,米莱娜就会死的。”
临悉心理学家,前悉尼大学学者诺克斯·哈利博士当时在该中心为难民提供咨询服务,她是一位可靠的,能助人度过难关的女性,而不是那种自命不凡的人。
“我只是一名来自内西区的普通的职业妇女。”诺克斯·哈利博士也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武术指导员。
“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只是个吃苦耐劳的人。”
沃恩承认,他于8月18日上午6点50分驾驶着他的黑色标致“无比愤怒”地出发,停在Villawood附近Carramar的Horsley车道等待着分居的妻子途经此地。
这对结婚近三年的夫妇在财务问题上发生了抗争,并于6月分居,沃恩要求米莱娜搬出他们位于特沃斯的公寓。
沃恩是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的一名工业设计专业讲师,他当时正在接受严重抑郁症的治疗。他对自己的妻子已经着魔了,而且一直被妻子出轨的念头折磨着。
米莱娜六月曾两度与警方联络,说她觉得“外出不安全”,并且“不希望(沃恩)与我联系……我担心他会对我做什么,因为他控制欲非常强。”
6月18日,米莱娜在哥伦比亚的妹妹收到一封明显是由虚假账户发来的电子邮件,发件人表示他们希望米莱娜在车祸中丧生。
7月,沃恩接受了警方的问询时,否认了他会对妻子造成危险,并表示他没有发电子邮件说要米莱娜死。他还称米莱娜有精神健康问题。
几天之后的2015年8月17日,这位41岁的男子在电脑旁坐下来,用网络搜寻他已分居的妻子的名字,工作单位名称和名词“颈动脉”。
8月18日,停车场发生的情况让诺克斯·哈利博士停下了脚步。
她看到米莱娜的“小红车” – 一辆红色夏利,在社区中心外她平时停车的地点停了下来而一辆黑色标致车紧随其后。
“我想,’这看起来不正常。’ 驾驶黑色标致车的车主看起来好像很愤怒。”她说。
她看到沃恩从车上下来,在米莱娜面前跪下。而米莱娜坐在车里,车门打开着,脚放在地面上。
“我想你”,他告诉妻子米莱娜。
诺克斯·哈利博士回忆说,沃恩在“假装抽泣”她走过去问米莱娜是否还好时,沃恩转过头来回答说:“她很好,我是她的丈夫。”但是他看向自己的眼睛是干的。
诺克斯·哈利博士认为米莱娜正在示意自己离开,所以她走开了。但她后来发现她的同事当时是在小声请求自己留下。
不久之后,她听“令人难以置信的尖叫声。”然后她转身看到米莱娜被“从车里拉出来”,沃恩举着刀子向他妻子刺了过去。
诺克斯·哈利博士说,自己“很害怕”,但知道她必须采取行动。
“我心里想着,虚张声势,要虚张声势。”她说。“我试着用我可以发出的最响亮,最愤怒的声音向他大喊。”
她把沃恩从米莱娜身旁拉开。米莱娜“倒在地上”,头部,胸部和手臂都受到刺伤。沃恩转过身来,推开诺克斯·哈利博士,对着她的头来了一刀。
“然后他跑回车里。”诺克斯·哈利博士说。
“我看到他撞了米莱娜的头。”米莱娜博士说。
然后他迅速离开停车场。米莱娜遭受了多处刺伤,肋骨骨折,肩部骨折,脊椎多处骨折和骨盆骨折。
“她可以再次走路都是一种奇迹。”诺克斯·哈利博士说。


诺克斯·哈利博士的头部受到刺伤,需要缝合。她说“事情发生后约10天里,她每天都会哭泣。”她于三周后回到了工作岗位。
“我知道如何从创伤中恢复。”她说道。
4月27日星期五,沃恩在帕拉马塔地区法庭被判处最高21年监禁,罪名包括造成严重人身伤害,意图谋杀米莱娜,并意图于去年8月认罪后对诺克斯·哈利博士造成严重身体伤害。
他将于14年后的2029年8月18日获得假释。
“这件事将永远留在我们所有人的记忆中。”诺克斯哈利博士说。
家庭暴力专线1800 65 64 63。
1800-RESPECT 1800 737 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