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凉爽多云的一天,下午1点,37岁的健身房老板特伦特·阮(Trent Nguyen)将他的白色日产Navara停在悉尼内西区Abbotsford Point一家药房店拐角处。

药剂师主管伊森·勒(Ethan Le)从药房搬出一个大纸板箱。

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将箱子放进车内,然后返回药房。

在过去的两年中,33岁的勒曾多次这样做,多的时候每周一次。两人都未意识到警察正在监视他们。

特伦特·阮,也就是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生阮涛(音译)。警方对其涉嫌供应违禁药物一事的调查已超过一年。来自 Sefton的悉尼大学医药学专业毕业生勒是其货源。

勒所携带的箱子里塞满了限制药物,包括吗啡,睾酮和氯硝西泮,这些药物都需要医生开处方,并通过药剂师配药。箱子里有12,100片氯硝西泮,30个睾丸酮注射器,500片地西泮,280片吗啡以及其他限制性药物的混合物。

在药房内,警方查到勒持有的前一笔交易的8500元现金,还有两页偷来的空白的处方笺。勒后来告诉Strike Force Finney的警察,纸箱中的违禁药品将会让他被罚10,000元。

2017年,阮被判处三年零四个月监禁,罪名是供应违禁药品。勒承认自己有罪,由于其供应毒品并从非法药品中获利,受到18个月的监禁,并接受社区矫正强制令。

而上个月,由于没有向药剂监管机构通报自己所犯罪行,其执照被取缔18个月。

此案是最近发生的一系列药剂师或专业人士涉及非法药物犯罪事件中的一起,包括供应,持有和从非法药品中获利等。

这些事件与人们对药剂师的看法相悖。在澳大利亚,药剂师这一职业在人们最值得信赖的职业中排名第三,仅次于医生和护士。

现在,先驱报的一项调查显示:

自2016年6月以来,在接到民众的投诉后,新南威尔士州卫生当局已将35名药剂师转交给新州监管机构,以保护公众免受与不正当限制药物供应有关的职业不当行为的伤害。

新州24名药剂师因违规取出成瘾性药物,其执照已经在同一时间被取缔。

目前澳大利亚已有15名药剂师被禁止执业。但是州卫生专业人士监管机构AHPRA无法说明有多少名药剂师配药权限受到限制。

一些缺乏职业道德的药剂师购买并使用被盗或遗失的处方笺。

私人处方和限制药物的分配不在药品管理局的管理范围之内,这些药物的流出令当局感到困扰,因为其踪迹难以寻觅。

新南威尔士州卫生制药监管部门主管布鲁斯·巴蒂(Bruce Battye)告诉《先驱报》说:“多年来,药剂师不当或非法配药的现象似乎有所恶化”。

他说:“这反映了现在处方鸦片类药剂已经超越海洛因成为社会中主要的被滥用的药品,而且这些药物的贩卖现象增多了。”

他们所关注的限用处方药包括:苯二氮卓类、合成代谢类固醇、致幻类药物、减肥药、芬太尼、羟考酮、吗啡、氢吗啡酮和美沙酮等成瘾药物。

主管布鲁斯·巴蒂称,黑市供应链上的资金非常有限:丁芬太尼是一种强效止痛药和安定药,在纳税人赞助的药物福利计划下,病人拿低保卡以低至3.80元的价格就可买到。但是在黑市上,一片就可以卖到100元,一包的售价甚至能够达到800元。

他说,药剂师的财务压力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有些药剂师屈服于这种压力。”

他很快补充说,澳大利亚也有有数千名诚实、勤奋的药剂师。

AHPRA表示,2016-17年度有373宗有关药剂师的投诉或疑虑,少于该职业从业人数的2%。

AHPRA在一份声明中说:“绝大多数注册健康从业人员为人们提供了安全,高质量的护理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