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悉尼房价保持过去25年里的增长速度,那么到本世纪中叶,房价将从“惊人”变成“荒谬”。

预计到2043年,悉尼的独立屋中位价将从今天的103万变成635万元,而典型单元房的中价将从753,300元上涨到347万元。  

Aussie Home Loans和CoreLogic的报告假定悉尼房价继续以每年7.6%的速度增长,这是自1993年以来的平均增长率,而单元房也将重复6.3%的增长率。

如果这种增长持续下去,2043年悉尼最便宜的郊区将是Wilmot——独立屋中价315万元——最贵的是Bellevue Hill,中价3480万元。

悉尼最好的房子,还会更贵。目前全悉尼最贵的房子“Rona”售价6500万,到2043年将达到约4亿元。

即便房价以过去25年里一半的速度增长,Bellevue Hill富豪云集的Ginahgulla Street的房价仍将高达1.65亿元。

Aussie Home Loans的总经理伯恩斯(Richards Burns)表示,这样的未来房价数据可能难以令人信服,但现在新州的典型房价在1993年的人眼中也会引起同样的反应,当年的房屋中价仅为9.47万元。

“如果你在25年前告诉别人,我们今天会为房子付出多少钱,他们也很难相信。”伯恩斯说。

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西蒙德说,尽管近期价格趋于疲软,但由于高移民率和人口增长,悉尼房价仍将长期增长。

但他警告说,住房承受力越来越糟糕。典型的悉尼家庭将其收入的49.3%用于支付贷款价格比80%的贷款——显著高于2001年的36.4%。

今天,悉尼的典型买家需要用年收入的185%凑齐20%的收入,高于2001年的116.8%。

BIS Oxford Economics分析师齐格曼尼斯(Angie Zigomanis)表示,如果到2043年悉尼的独立屋中价达到630万元,将令人惊讶。“价格会很荒谬,”他说,“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再有25年不间断的经济增长,而且没有经济衰退。很难知道这是否会发生。”

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房价上涨速度与工资或通胀相同。但即便如此,齐格曼尼斯认为悉尼的房价仍然“非常昂贵”。

2043年的最贵郊区

(按房屋中位价计算)

Bellevue Hill 3480万,Vaucluse 2840万,Longueville 2670万,Dover Heights 2500万,Bronte 2360万

2043年最便宜的郊区

Willmot 315万元,Tregear 320万元,Lethbridge Park 326万元,Shalvey 328万,Whalan 333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