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 12 月 14 日,在一次小型会议上,VICE 加拿大版的前音乐编辑 Yaroslav Pastukhov 说:“这将是你们所做过的最黑帮的事情。”

在场的人中有 19 岁的 Porscha Wade,她是 Sunday 学校的老师,也是一位有抱负的模特。她曾单纯地梦想着来澳拍摄模特大片。

图为 21 岁的 Porscha Wade

此前她被警方查出携带了 8.1 公斤的可卡因到悉尼。在她为此道歉时,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把头发扎成两个整洁的小圆髻里,看上去很无辜。

Wade 在法官 Dina Yehia 的面前说道,“我曾是教会的榜样。我想起孩子们抬头看着我的表情,我觉得我让所有人都失望了。”

“在我的余生里,我会一直带着这份愧疚。”

法庭审判时,她是 Pastukhov 手下的一员。Pastukhov 是多伦多文化圈里的一个颇有影响力的人物,据称他以自己的身份贿赂别人,或恐吓别人,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这是现年 21 岁的 Wade 在接受审判时的自叙。她在一次跨国毒品走私行动中扮演次要角色,最终将被判入狱至少 3 年 ( 最高刑期为 6 年零 9 个月 ) 。

Wade 是最后一个被法官 Yehia 判刑 的于 2015 年 12 月 22 日 美国航空公司航班上运毒的毒贩。

今年 27 岁的多伦多DJ,Jordan Mykel Gardner,今年 23 岁的纽约模特 Nathaniel Brandon Carty 今年 25 岁的音乐宣传 Robert Wang,和今年 24 岁的项目管理工人 Kutiba Senusi,在去年10月被判至少三年四个月到四年四个月的刑期,罪刑是进口商业数量的可卡因。

图为另一位被判刑的运毒犯 音乐DJ Jordan Mykel Gardner

当贩毒集团发现职业机会的诱惑不起作用时,他们就逼迫其中一些人参与毒品走私。这些毒品都是通过 Pustukhov 与墨西哥贩毒集团联系得到的。

Yehia 法官同样说了她之前在判刑时说过的话,她说在这次行动中,运毒贩被更高层的人无情地利用了。

其中一位高层人物是“ Pope ”,他是一位模特。他们在 Wade 经历了一段艰难的分手并试图自杀后,开始谈恋爱。

两人在 Instagram 上相识,他邀请她在 Airbnb 网站上租的房子里参加聚会。

“我爱上了他,” Wade 在证人席上说道。

“我们一直在一起,真的很好。他总是很照顾我,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后来她搬进了他的公寓,开始“几乎每天”喝酒,并服用Xanax(赞安诺,一种治疗压力和焦虑的处方药)来对付宿醉。

有一天,Pope 向 Wade 吹嘘说,他要去澳大利亚做模特,大约在12月初,他会从澳大利亚回来,赠送衣服给朋友们。

Wade 说:“他问我想不想和他一样去旅行,我说‘愿意’。”随后她把护照交给了他复印。

Wade 是通过 Pope 认识 Pustukhov 的。

根据另一名被判刑的犯人  Wang 的笔录,在 12 月 14 日的会面中,Pustukhov 告诉 Wade 她要去澳大利亚旅行了。

他告诉她不要打包任何金属和液体,这样海关人员就不会检查行李里面的东西。

他还说,Wade 将和 Wang 扮成男女朋友,在拉斯维加斯停留时拿到第二件行李。

Pustukhov 建议他们在袋子上系上丝带,“因为这让你们看起来像是在旅行。”

Wade 说,从那时起,她意识到有些事情是“不可靠的”。

Wade 在法庭上说:“我仍然坚持这样做,因为我想完成模特之旅。”

图为 Wade和其前男友

会议后的第二天,Wade 见到了Wang。

她说道,为了减轻她的不适,Wang 向她展示了悉尼的旅游景点,比如蓝山和水族馆。

她说:“我们在澳大利亚期间,他找了一些事情要做,因为我错过了和家人在一起的圣诞节。”

法官 Yehia 接受了 Wade 的说法,她不知道运送的是什么东西,并坚信她的模特之旅,因为“她将获得 1000 澳元的模特拍摄费”。

Wade 在机场被逮捕,因为x光扫描显示他们的行李中有隐藏的包裹。

她告诉澳大利亚海关人员她在悉尼度假。

Wade 去年承认进口了商业数量的可卡因:22 个包裹藏在 3 个行李箱内,总价值超过 600 万澳元。

Yehia 法官认为 Wade 是一个“年轻、不成熟、天真的年轻女性”,他说,Wade 自身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尤其是创伤性的成长经历,降低了她在犯罪问题上的道德罪责。

她认为 Wade 是对犯罪行为懊悔的,可以很好地改过自新。

Wade 回到了教堂,定期参加监狱牧师的礼拜仪式,并希望在她返回加拿大的时候能够重新进入基督教社区。她可能是在今年年底返回加拿大。

“我感到羞愧。我有很多时间来反思我的行为。”她说。

“这些毒品给这个国家带来的潜在危害是不可否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