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 Tenenboim 的律师在描述他周四被警察逮捕时候用了“困惑”这个词。当时他被指控参与策划了一个暗网贩毒集团。

这位自称是“精英黑客”和“企业家”的男子是一项复杂的贩毒项目的幕后推手。该贩毒项目通过邮政服务公司,从欧洲进口了商业数量的可卡因、MDMA 和克他命。

这些指控甚至涉及所谓的在暗网上进行的行为本身就是不寻常的:暗网应该是不受法律监控的灰色地带,这对那些匿名者来说是最重要的。

虽然混乱的 IP 地址为用户提供了重要的保护,但是匿名购买是没有安全保证的。

“感觉更安全实际上是人们在网上买药的原因之一。”斯文本大学 ( Swinburne University )的副教授 James Martin 接受报纸采访时表示:“买家和卖家都不担心暴力事件,不存在出现恐怖事件的可能性。”

他说,暗网是毒贩、骗子和恋童癖者的圣地。暗网用户也会感到没有法律存在的安全感。“在传统的逮捕行动中,警察通常是在现金交易毒品的现场逮捕犯罪分子,有时还有军火交易。在暗网上,这些交易的每个环节都不在同一个地方——经销商、买家、毒品和武器都是分开放置的。这对执法部门来说更具挑战性。”

经过五个月的跟踪后,警方破获 Tenenboim 的贩毒计划。

警方表示,毒品除了发到Botany、Randwick、Darlinghurst、Vaulcuse、Potts Point和Bondi等地,毒品还被邮寄到了维多利亚,昆士兰,澳大利亚南部和西部。

警方将在法庭上指证私立教育的广告工作者通过邮件进口毒品到澳洲,再发包裹到澳大利亚各地,然后分发给各地的供应商每个重 300 克及价值超过 9 万澳元的包裹。

周五早上,在宁静的钻石湾路( Diamond Bay Road )的戏剧性场景中,Tenenboim 在他的房子外面被逮捕,警察穿着防暴装备突袭了他的公寓。

警方在调查中没收了一枚价值 69,685 澳元的钻石戒指、一个价值 35 万澳元的装有 35 枚比特币的U盘以及手机和电脑等电子设备。

一名警方消息人士周五晚间表示,警方将突击整个澳大利亚的犯罪集团,可能会有更多的人被捕。

Martin 博士说:“警方发现了暗网的一个真正的弱点,那就是邮政系统。”

从监控暗网和与经销商的交谈中,大多数在海外的贩毒集团都很乐意把毒品送到澳大利亚。这种信心反映在他们网上商店的条款和条件上——如果你的毒品被拦截或没有到达,他们将提供全额退款保证。就像优步 ( Uber ) 或Airbnb一样,客户反馈是他们做生意的方式。

他补充道,“警方知道还有很多进入澳洲的非法毒品没有被发现。”

就职于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 (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的专家组的 Simon Walsh博士去年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 “7.30” 节目中说,在暗网上,激增的犯罪数量迫使警察分身调查。 Walsh 博士说:“我们一直处理着大量的犯罪事件。”

“所以有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真的不可能去追踪每一件单独的东西。”

一名曾参与过一些暗网毒品调查的高级警方人员证实,与侦查传统街头贩毒案件一样,警方对暗网的调查同样集中在罪犯中的高层身上。

“我们有暗网上药物购买者的名字和地址。我们从来没有为了一克可卡因或一粒药丸而追踪过这些人,但这种情况未来可能会改变,”他警告说。

警方将在法庭上指控一名 33 岁的东郊男子是Tenenboim组织的成员,他于上月被捕,被控两项罪名,分别是供应商业级别的毒品和供应可起诉数量的药品。

当 Tenenboim 周五出现在韦弗利地方法院 ( Waverley Local Court )时,他面临超过 50 项的类似指控,另外还有处理犯罪收益的指控,以及指挥犯罪集团的指控。

他穿着一件暗红色T恤,在被告席的时候双脚不停地来回挪动,他的律师 Bill O’ brian 要求在监狱里给他服用抗焦虑药物。他的未婚妻 Lisa Hester 不高兴地看着他。

Hester 拒绝在法庭外发表评论,随后开着自己的宝马4WD离开。

Tenenboim 将在 8 月 8 日回到法庭进行新一轮的案件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