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 Tenenboim 的律師在描述他周四被警察逮捕時候用了“困惑”這個詞。當時他被指控參與策划了一個暗網販毒集團。

這位自稱是“精英黑客”和“企業家”的男子是一項複雜的販毒項目的幕後推手。該販毒項目通過郵政服務公司,從歐洲進口了商業數量的可卡因、MDMA 和克他命。

這些指控甚至涉及所謂的在暗網上進行的行為本身就是不尋常的:暗網應該是不受法律監控的灰色地帶,這對那些匿名者來說是最重要的。

雖然混亂的 IP 地址為用戶提供了重要的保護,但是匿名購買是沒有安全保證的。

“感覺更安全實際上是人們在網上買葯的原因之一。”斯文本大學 ( Swinburne University )的副教授 James Martin 接受報紙採訪時表示:“買家和賣家都不擔心暴力事件,不存在出現恐怖事件的可能性。”

他說,暗網是毒販、騙子和戀童癖者的聖地。暗網用戶也會感到沒有法律存在的安全感。“在傳統的逮捕行動中,警察通常是在現金交易毒品的現場逮捕犯罪分子,有時還有軍火交易。在暗網上,這些交易的每個環節都不在同一個地方——經銷商、買家、毒品和武器都是分開放置的。這對執法部門來說更具挑戰性。”

經過五個月的跟蹤後,警方破獲 Tenenboim 的販毒計劃。

警方表示,毒品除了發到Botany、Randwick、Darlinghurst、Vaulcuse、Potts Point和Bondi等地,毒品還被郵寄到了維多利亞,昆士蘭,澳大利亞南部和西部。

警方將在法庭上指證私立教育的廣告工作者通過郵件進口毒品到澳洲,再發包裹到澳大利亞各地,然後分發給各地的供應商每個重 300 克及價值超過 9 萬澳元的包裹。

周五早上,在寧靜的鑽石灣路( Diamond Bay Road )的戲劇性場景中,Tenenboim 在他的房子外面被逮捕,警察穿着防暴裝備突襲了他的公寓。

警方在調查中沒收了一枚價值 69,685 澳元的鑽石戒指、一個價值 35 萬澳元的裝有 35 枚比特幣的U盤以及手機和電腦等電子設備。

一名警方消息人士周五晚間表示,警方將突擊整個澳大利亞的犯罪集團,可能會有更多的人被捕。

Martin 博士說:“警方發現了暗網的一個真正的弱點,那就是郵政系統。”

從監控暗網和與經銷商的交談中,大多數在海外的販毒集團都很樂意把毒品送到澳大利亞。這種信心反映在他們網上商店的條款和條件上——如果你的毒品被攔截或沒有到達,他們將提供全額退款保證。就像優步 ( Uber ) 或Airbnb一樣,客戶反饋是他們做生意的方式。

他補充道,“警方知道還有很多進入澳洲的非法毒品沒有被發現。”

就職於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局 (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的專家組的 Simon Walsh博士去年在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 “7.30” 節目中說,在暗網上,激增的犯罪數量迫使警察分身調查。 Walsh 博士說:“我們一直處理着大量的犯罪事件。”

“所以有時候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真的不可能去追蹤每一件單獨的東西。”

一名曾參與過一些暗網毒品調查的高級警方人員證實,與偵查傳統街頭販毒案件一樣,警方對暗網的調查同樣集中在罪犯中的高層身上。

“我們有暗網上藥物購買者的名字和地址。我們從來沒有為了一克可卡因或一粒藥丸而追蹤過這些人,但這種情況未來可能會改變,”他警告說。

警方將在法庭上指控一名 33 歲的東郊男子是Tenenboim組織的成員,他於上月被捕,被控兩項罪名,分別是供應商業級別的毒品和供應可起訴數量的藥品。

當 Tenenboim 周五出現在韋弗利地方法院 ( Waverley Local Court )時,他面臨超過 50 項的類似指控,另外還有處理犯罪收益的指控,以及指揮犯罪集團的指控。

他穿着一件暗紅色T恤,在被告席的時候雙腳不停地來回挪動,他的律師 Bill O’ brian 要求在監獄裡給他服用抗焦慮藥物。他的未婚妻 Lisa Hester 不高興地看着他。

Hester 拒絕在法庭外發表評論,隨後開着自己的寶馬4WD離開。

Tenenboim 將在 8 月 8 日回到法庭進行新一輪的案件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