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在警方精心策划的抓捕行动中,化名为 Octopus 博士的神秘男子落网。该男子在一个复杂的国际可卡因走私团伙中扮演重要角色,日前被判处九年监禁。

这是一项最终裁决,当时没有得到任何报道,但这项裁决结束了对与美国可卡因交易有关联的三名新州男子的追踪。

2016年,澳大利亚联邦警察 ( AFP ) 通过追踪一件 16 公斤重的可卡因包裹,抓获了 Roberto Zalapa 和另外两名男子。这些可卡因被伪装成类似于香肠填充物的样子。

图为伪装成香肠填充物的毒品

上个月法庭对 Zalapa 的一系列指控进行了判决,其中包括向进口大量可卡因到澳大利亚的罪名。

此前澳大利亚联邦警察一直在秘密监视这起案件,他们在跟踪后得知可卡因最终被放置在悉尼北部的纽卡斯尔( Newcastle )的一所房子里。

Zalapa 化名为 Octopus 博士,与29岁的矿业公司Rio Tinto高管Bennet Schwartz以及31 岁的混混Craig Phelps 一起合作运毒贩毒。

这三个人一起从美国加州走私可卡因到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这些毒品可以卖到每公斤175,000 美元,而在美国是每公斤  20,000 美元。

2016 年 9 月 12 日下午,Craig Phelps,这名私人教练兼大学生,乖乖地等在一个陌生人家里,准备接收一袋16公斤的可卡因。

Zalapa 手持军用级加密黑莓手机——黑社会的首选通讯工具——急切地等待Phelps的消息。这是近在咫尺的利益。

图为 Bennet Schwartz 和警方截获的可卡因

但 Zalapa 和 Phelps 都不知道的是,澳联邦警察 10 天前已经逮捕了他们的朋友 Schwartz 并将其拘留。

自从海关工作人员发现悉尼文法学校的前学生试图从美国走私一批可卡因以来,Schwartz 就一直是澳联邦警察关注的焦点。

联邦警察慢慢地摸清了他们的案件情况,并监测 Schwartz 的互联网使用情况,准备随时实施抓捕。

2016 年 9 月 2 日,在悉尼机场,联邦经常在 Schwartz 的未婚妻面前把他拖下了飞机。

在 Schwartz 的物品中,联邦警察发现了一个用幻影安全软件加密的黑莓手机,就像 Zalapa 拥有的手机一样。

Schwartz 和 Zalapa 用他们的黑莓手机秘密谈论了可卡因包裹从美国寄到悉尼的进展、日期和时间。

联邦警局的探员控制了 Schwartz 的手机,确认了他的身份。并在发给 Zalapa 的一系列信息中,确定了与 Phelps 接收包裹的时间,然后安排计划进行抓捕。

Phelps 声称即将举行的昂贵婚礼给他带来了经济压力,所以参与了这起案件。为了运输可卡因,他做了一张假驾照。

快递公司接到指示,把包裹送到纽卡斯尔一个毫不知情的房主那里。

Phelps 的工作是在房子外面的车里等着,并在快递到达后拦截司机,在那里他会出示他的假执照并签收包裹。

但是联邦警察们早已将他包围。

当 Phelps 将包裹放在他的车里之后,联邦警察突袭并逮捕了他。

在 Phelps 被捕后不久,Zalapa 最终也被逮捕并被拘留。

今年 4 月,Schwartz在悉尼的唐宁中心法庭受审 ( Downing Centre ),被判八年监禁。

几周后,新州法官在同一法庭上判决 Phelps 四年半监禁。

5 月 31 日,在帕拉马塔法庭,Zalapa 被判处 9 年监禁,2025 年可以假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