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房地产泡沫正显示出收缩的迹象,因为房屋贷款数据已录得近10年来最长的连续下跌。

今年4月,住宅金融失守1.4%,为连续第五个月下滑,也是自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以来最长的一次下跌,在此之前的一个月,澳大利亚央行将基准利率下调了一个百分点。

悉尼房市不振最明显的表现为房价较上年同期下滑4.2%,去年录得的年增长率为17%。在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拍卖清盘率已经跌至2016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即只有大约一半的房子被成功出售。

打击悉尼房市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信贷收紧,因为监管机构迫使银行不得不削减那些风险最高的抵押贷款。其二,只付息贷款更少–由于借款人不用偿还本金,因此前几年的还款更少,这意味着对许多投资者来说,悉尼房价已经遥不可及。

第三方面原因则是中国买家是之前需求的驱动者,但由于从内地转移现金有困难,这一部分买家也有所减少。

对澳大利亚的借款人来说,由于过去5年工资增长停滞不前,家庭收入几乎不可能增长。经济的私人债务收入比也达到了创纪录的189%,几乎没有扩大杠杆率的空间。

与此同时,高收入自住业主的借款能力变得更低,因为银行在抵押贷款审批程序中对实际支出水平进行了更严格的审查。在此之前,他们可以依赖那些不切实际的基准。

市场看涨人士指出,澳大利亚的人口增长和创纪录的低利率–在近两年的时间里维持在1.5%不变–是预期房地产市场将出现软着陆的原因。另一些人则认为,当前的经济低迷才刚刚开始,并指出2003年之后的衰退持续了两年多。

对央行来说,逐步降低价格将有助于增强金融稳定,特别是家庭对各自财富有看法,而这种举措不至于打击他们太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