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的悉尼人认为生活成本压力在过去一年中有所上升,只有五分之一的人说他们可以在当地找到负担得起的住房。

益普索对悉尼居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下周的州预算公布之前,选民对个人财务状况的焦虑已经引起悉尼委员会(Committee for Sydney)的注意。

受影响最大的是50岁以上的群体,该群体中87%的人认为生活成本压力在过去一年恶化了,18岁-34岁群体的这一比例为77%,35岁-49岁群体的比例为81%,全市平均水平是82%。。

AMP Capital驻悉尼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尽管总体通胀率较低,但消费者对电力、汽油和医疗服务等必需品的价格上涨尤为敏感。

他说:“价格上涨的商品都是必需品,大多数人都把它们与生活成本联系在一起。”

财长多米尼克·佩罗特(Dominic Perrottet)称,下周二的预算案将包括缓解生活成本压力的措施。它将为新州服务办公室的“生活成本帮助服务台”提供拨款,帮助符合条件的居民获得政府提供的电费、汽车登记费和其他项目的支持。

佩罗特说:“我们还宣布了一项针对在收费道路上花费最多的人的收费减免计划,将在7月生效。”

还有一个促使选民担心生活成本的因素是工资增长低迷。

近年来的州预算一再下调工资增长预测。两年前,2016-17年新州预算预测,本财政年度的工资增幅将达到2.75%。一年后,预算文件将这一预测下调至2.25%,并在去年12月再次下调至仅2%。最新的工资价格指数显示,截至今年3月的一年里,工资仅增长了2.1%。

工党财政发言人赖安-帕克(Ryan Park)说,新州的工资疲软,因为家庭面临更多的道路通行费、更高的电费和不断上涨的住房成本。

他说:“政府应该利用这份预算来解决这些问题。”

悉尼委员会代理首席执行长埃蒙•沃特福德(Eamon Waterford)指出,悉尼的拥堵和无序扩张意味着,这里的交通成本高于一些类似城市。

他说:“悉尼绝不是唯一一个生活成本高的全球城市,但我们需要确保它是一个对悉尼人来说公平、负担得起的城市,包括低收入者。”

这份对1000名悉尼居民开展的年度调查显示,只有20%的人觉得他们或多或少可以在当地找到负担得起的住房。悉尼东区的这一比例只有18%,西区的比例是22%。

沃特福德说,提供靠近就业地点的更便宜住房,在西区创造就业,使人们能就近工作,“这对悉尼的再平衡至关重要”。

此外,另一份独立的调查“益普索问题监控”让新州居民选择社区面临的三个最重要问题。结果显示,受访者认为住房成本是该州面临的最大挑战。

第一季度,新州44%的受访者将住房列为澳洲最重要的挑战之一,而5年前这一比例为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