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月來,警方一直在密切觀察和監聽 Joshua Joseph Smith 的一舉一動,因為他和八名同夥涉嫌策划了澳大利亞歷史上最大的冰毒進口案。

去年 7 月, Smith 從悉尼飛到珀斯,買了一艘價值 35 萬元的船。

據稱,警方看到他來自東部各州的同夥在 Rockpool 吃飯,然後在 Crown Towers 的一個房間里,在一張房卡上發現了一幅混亂的澳大利亞的手繪草圖。

圖片:警方逮捕九人團伙中的三人

圖片:澳大利亞聯邦警察抓獲一輛裝有病毒的麵包車

警方聽到 Smith 和一名亞洲人在離Western Australia 500 公里的水域里,把一張被撕破的鈔票的兩半匹配起來。這是一個暗號,代表 1.2 噸的冰毒該轉手了。

去年 12 月,在 Smith 和他的同夥從艱苦的國際水域返回後不久,警方就對他們發動了突襲行動。

在黎明前於 Geraldton 的一個公共碼頭,這兩名犯罪分子剛剛在一輛租來的貨車上裝載了 59 個裝滿毒品的袋子,緊接着就被警方逮捕,人贓俱獲。

周二, Smith 因參與冰毒交易面臨判決,最高法院披露了價值數十億元的陰謀的細節。

Smith 在 7 月前往珀斯時受到了警方的監控,他當時簽署了一份租船合同。這艘船5 個月後被用於運載母船上的毒品。

在購買和提貨之間,警方稱這 9 名男子乘飛機前往亞洲談生意,在珀斯召開會議,在全國範圍內走了 2700 公里,購買了一輛卡車,以及僱傭了許多汽車。

Smith 在 9 月份以 77,119 元的價格買了一張釣魚許可證,這張許可證使他乘船出海是合法的,但為了避免 1 萬元的澳元報告限度,他以分期付款的方式還清了這筆錢。

幾周後,警方在 Crown Towers 搜索605號房間時發現了一張粗糙的地圖。

12 月 15 日, Smith 在一次網上拍賣中買了一個 Holden Jackaroo ,然後開車去了Geraldton ,併入住了Abrolhos Reef Lodge。

幾天後,他與另外兩名男子登上了 Valkoista ,並深入到國際水域與母船碰頭,並提走了毒品。

在 12 月 19 日至 21 日期間,警方截獲了交易信息,這些信息表明,事情可能沒有像他們所希望的那樣順利。

據稱,其中一名男子寫道,“你為什麼這麼晚了,你檢查過這些點了嗎?”

當兩艘船碰頭時,一個亞洲人說到錢, Smith 拿出半張鈔票,亞洲人把兩個一半的鈔票匹配起來,以確認 Smith 的身份。

這些毒品隨後被裝入 Valkoista ,在12月21日凌晨運回 Geraldton 。

一輛租來的裝滿毒品的貨車被警方在碼頭上攔截。當時警察蜂擁到碼頭,並成功地破獲了澳洲最大的冰毒交易。

檢方昨日宣讀了此案的真相後,法官 Joseph McGrath 以公共政策為由,向媒體和公眾關閉了法庭。

他將在本周晚些時候完成對 Smith 的判決,但當毒販得知他的命運時,法院將再次關閉。

Smith 的一名同夥已經認罪,並將於今年晚些時候被判刑。其餘七個人還沒有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