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部分地區的賣家已經能感受到呼吸是一種痛,因為他們的房產在轉手時,價格已經低於最初的購買價。

新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個月,悉尼房產轉售虧損金額高達3780萬元,其中包括Canterbury, Burwood和Hurstville的虧損比例最高。

房地產專家稱,在當前的市場,把持獨立屋或公寓更長的時間,可以減少賠錢的風險。

CoreLogic的高級研究分析師庫舍爾(Cameron Kusher)表示,考慮到悉尼市場在過去幾年中表現相當強勁,人們通常不需要持有房產很長時間來賺取利潤,但我們看到的是房價在下跌。

“人們仍在買買買,不幸的是,一些人陷入經濟困境,不得不賣房套現。”

根據CoreLogic的季度損益報告(Pain and Gain report),在Hurstville,業主平均持有房產的年限為1.6年,而在轉手從不擔心虧錢的Mosman,則是10.8年。

在Hurstville的Orange St,一套三卧室獨立屋在2015年2月的出售價格為151.5萬元,但在今年2月再次出售,價格僅為140.05萬元,足足虧了11.45萬元。

在Canterbury,一套位於Canterbury Rd的兩卧室單元房,在2015年8月的成交價格為71萬元;3個月前的轉手價僅為70.5萬元。

另一方面,在2018年第一季度,富裕的城區包括Willoughby, Hunters Hill, Mosman和Botany Bay,這些地方房產的轉賣百分之百不虧本。Mosman 的利潤達到4750萬元,相當於平均每處房產利潤中值達到57.5萬元。

Starr Partners的首席執行官道格拉斯·迪瑞斯科爾(Douglas Driscoll)表示,這些數字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高端城區通常有交通鏈接、受歡迎的學校和較低的交易量,而更便宜的地段競爭也更大。

他續稱,“一些城區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突然之間湧現了大量新的開發項目,Canterbury已經變成了像Parramatta或Blacktown這樣的大市場。”

“在悉尼,我們談論的是700個城區,200萬套住房和近500萬人,所以我們不能以偏概全:西部一個城區的現狀可能與南區完全不同。”

他表示,在自然市場周期之後,價格出現下跌,甚至可能再次下跌10%,但最終肯定會再次上升。

儘管出現虧損,但數據顯示,悉尼第一季度的利潤為45.32億元,位居全澳第二。

REA Group的首席經濟學家萊里達·康尼斯比(Nerida Conisbee)表示,調查結果表明,投資者活動有所減少,買家正尋求可享長期資本收益的地方。

她說,“我們也知道,首置業者通常不會在買房兩年內就出售,因此價格下跌的行情讓他們有更多機會進行談判,獲得他們夢寐以求的房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