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是一个小个子年轻女孩,她利用在悉尼和全球各地男性的怪癖,在性产业里做得风声水起。

但她声称自己从未与客户发生过任何性行为,而是选择探索更禁忌的性唤起方式。

她被称为“Mistress Ava”,这名悉尼当地人还是一名“金钱女王”(financial dominatrix),她擅长对贝塔男做出“情色羞辱和堕落”的事,他们在不需要任何回报的情况下乖乖交出数百元费用。

“我不是一个应召女,我不提供任何性方面的服务。事实上,我根本不提供任何服务,你出钱,然后满足我的需求,”她说道。

在零售业和酒店业工作了十多年后,Ava迫切需要改变,她决定在色情行业碰碰运气,她把自己的旧袜子和内衣卖到Backpage–这是一个很受性工作者欢迎的分类广告网站,后来关闭了。

她解释说,“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我花了很多努力,每隔几天就得买新袜子和内衣,因为我卖得很快。”

也就是从这里开始,事情迅速发展。

她说,“当我坐在那里喝葡萄酒,他们来我家做家务还要接受我不停的辱骂,还得支付我几百刀,而且越来越多男人还‘前仆后继’。”

“我让一些人网上转钱给我,原因是他们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我还让男人到ATM机取钱给我,拿到钱后,我就走了,不会多说一句话。”

几周后,Ava辞去了她的零售工作,决定试着做全职女施虐狂,但她很快就知道这远不是一个快速致富的计划。

“我靠这个谋生,但这是非常不稳定的,而且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有些时候,你会有很多人给你送来几千块,然后突然之间就有一两个星期啥都没有了,”她说。

这名“金钱女王”补充道,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远远供过于求,这意味着她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她说,“我可能赚的钱比以往的工作都多,但我的工作时间也是成正比的。实际上,我几乎总是要在网上发布消息,让我的关注者参与进来,也就是说我并没有假期。”

她的客户来找她都是为了被羞辱和自甘堕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要求。她说,“他们来为我服务,只是为了成为我消遣和享乐的目标。”

Ava只是收钱或礼品卡,在现金方面,她表示,她的收费为每小时300元起,但某些东西可能会额外收费。

“通常这些额外的费用是可自由决定的–如果客户彬彬有礼而且及时,没有惹我,那么我可能不会收取任何额外费用。如果他们惹恼了我,我会的。”她说。

Ava还说,如果需要见面并以现金结算,她一般要求最低定金50元,通常如果低于200元,她也不会出现。

对于在线互动,Ava表示,15-20分钟的文本聊天收取50元,而如果是Skype会话,费用则在相同的时间内增加一倍。

随着Backpage消失,许多平台关闭了性工作者的账户,Ava说,在保持安全的同时,靠这种工作谋生变得越来越困难。

尽管人们对安全问题感到担忧,但Ava仍然愿意亲自出阵,但前提是他们被经过仔细筛选,且前提是不发生性关系。

“我的大多数客户都不愿意和我有性行为,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不值得,这是不对的。他们会更兴奋,更感激我拍打他们的脸,向他们吐唾沫。”

Ava说,她的朋友和家人都非常支持她,尽管他们仍然有一些顾虑。

“他们最大的问题是担心我的安全,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对性工作者的歧视减少了,性工作者和其他专业人士享有同样的权利,这种风险就会得到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