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longong一名男子遭遇斧头袭击,当他逃离袭击者时,他说自己是如何看着那几乎被砍断的手指“不自然地”向后弯曲,他的脊椎有道深深的伤口,他随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周二,在Wollongong地方法院的证词中,迈克尔·莱特尔(Michael Leiter)谴责他的袭击者杰森·里斯(Jason Rees),经历那次袭击导致他现在长期受伤。

“每次我闭上眼睛,我就会看到那个白痴,”他说。“我希望再也不要看到他了,但如果我再次想起……我就会跳到他的头上。”

监控视频的画面显示,去年3月5日下午,在Corrimal Street的一个死巷里,里斯与49岁的莱特尔做了几个手势并发出口头威胁。

当时里斯手里拿着一把斧子,向莱特尔走来,他用力将手上的武器朝对方砍去,几乎把他的三个手指砍掉。

这段视频显示,里斯追着受伤的莱特尔,对着他的背又砍了两下。

周二,在审理里斯作案后的从犯柯克(Tammy Kirk)时,莱特尔表示他当时无家可归,住在Wollongong海滩的一个帐篷里,后来他遇到了里斯,里斯有时会付钱让他当司机。

他说自己不喜欢里斯,称他“一直在冒用自己的名字打劫别人”,他会假称是莱特尔。

在袭击发生的当天,他正在一个朋友的单元房里喝酒,其他人也在场,而里斯的共犯柯克来到了门口。

法院称,在袭击发生后,柯克试图阻挠警方抓捕里斯,谎称她没有见过他,但后来她对相关指控供认不讳。

在袭击发生前,柯克意识到里斯正从一个不同的方向接近这处单元房,她分散了内部人员的抵抗力,她说,“只有我自己,我可以来点大麻吗?”

里斯周一对袭击指控表示认罪,法院对其指控从谋杀未遂降为严重的身体伤害罪。

周二,莱特尔告诉法庭,里斯出现时像是吸了毒“只是想要见血”,他进入房屋时,还带了一把手枪。

他注意到枪并没有弹匣,于是决定让里斯“缴械投降”。

两人扭打成一团,现场一片混乱,莱特尔担心会伤及无辜,决定自愿与里斯走到外面解决,他也以为自己能制服住对方。

莱特尔说,“我领着他走出房门,但不知道他手上有一把斧子。”他害怕了起来,因为后来里斯对着他就是一顿狂砍。

“我的手指垂了下来,没有疼痛,我只是在跑的时候,慢慢失去了知觉。”

柯克被判有罪,并被判处12个月守行令。里斯将于7月24日再次出庭,法院将择期给出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