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悉尼内西区的房价首当其冲,年度跌幅最惨重。

尽管悉尼独立屋的房价中值较上年同期下降4.5%,但根据Domain的数据,内西区一些城区的房价下跌速度是该数字的两倍。

Petersham跌幅为15.2%,是悉尼所有城区房价跌幅最大的地方。

Earlwood、Balmain、Annandale和Russell Lea也紧随其后,均分别录得7%至8%的下跌。

南部地区的Sans Souci房价下跌幅度仅次于Petersham,独立屋中值下降13.9%,至120.5万元。

专家表示,这些城区的房价中值都远高于悉尼中值的1,144,217元,显示出多年来这些地方的资本增长收益显著以及价格修正的必要性。

“我认为,这反映了这些地方是最受欢迎的部分地区。在房市繁荣时期,它们是主要的受益者,”AMP Capital的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博士说。“这是投资者在繁荣时期扮演更大角色的地方,因此,当市场再次下跌时,这些地区就变得更加脆弱。”

A strong lift has been noted in parents using equity in their house to help finance a child's first home.

在房价上涨的表现最好的城区中是悉尼几个顶级的高档社区,在前20名的城区中,有6个的房价中值超过200万元。

Bronte的房价涨幅最大,上涨幅度高达26%,独立屋中值达到392.5万元。Bellevue Hill上涨16%,至545万元,而Vaucluse则上涨12.1%至495万元。

“高价房目前最强劲,这主要是由于当地买家在该地区升级自己的住房,” Phillips Pantzer Donnelley的销售代理大卫·蒂勒尔(David Tyrrell)说。“在过去五年左右的时间里,人们的钱翻了一倍,这让他们得以改善自己的住房。”

“我们发现,大多数买家都是本地买家,他们只是从这个街道搬到另一个街道,纯粹是为了有更好的景色、升级房子或改善品质。”

North Bondi在东部郊区令人惊讶,这个地方房价下跌6.2%,房价中值降至285万元。

与此同时,一些独立屋跌幅最大的城区,公寓同比涨幅却最强劲。

Petersham的公寓同比增长16.6%,中值涨至78万元。经纪人表示,这标志着市场的转变。

Raine & Horne Petersham的负责人弗雷德里科•弗拉格-马托斯(Frederico Fraga-Matos)表示,在像Petersham这样四通八达的城区,首置业者开始关注公寓的价值。

他说,“我们知道,公寓的价格让很多人感到吃惊,这只是人口结构的变化。人们在交通方面要求越来越高,而且这里还有很多的开发。”

有越来越多的买家对公寓感兴趣,因此公寓价格保持上涨。

哈里斯表示,“对于首置业者而言,公寓的价格更能接受,从而入市。他们看到了进入公寓市场的机会,因为价格已经回升。我认为悉尼对公寓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人们看到在公寓生活的好处,他们明白它不仅维护少,同时你还能得到更大的回报。拥有一亩三分地的想法已经越来越少了。”

Domain集团的数据学家尼古拉·鲍威尔(Nicola Powell)博士表示,在许多城区房价出现了大幅上涨,价格修正是不可避免的。

她说,“需要从客观角度看待问题,我们在悉尼的所有地区都看到了房价增长,市场的回调是房地产周期的一部分,这并不一定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