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持续干旱,一名农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1200头羊日渐消瘦,因此准备将它们射杀。但没想到,在最后一刻,他得到了多位陌生人的捐助,这些羊得以活了下来。

来自新州Goolhi琼斯(Les Jones)说,大规模射杀是他唯一的选择,因为他的土地太过于干旱无法产出食物,他也买不起,而羊又太虚弱了卖不出去。

本月初,他公开呼吁公众提供帮助,因为每天都有10只羊被饿死–周六,他收到了一卡车从维州来的饲料。

这笔捐助是来自Lions Club Need,专为救灾提供的。

Les Jones is pictured feeding grain to his starving sheep on their drought-stricken property

当卡车到达时,琼斯的妻子劳拉松了一口气,同时不禁失声痛哭。

她对7 News说,“当他们今天出现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们是从维州过来的,他们奔波了这么多天都是为我们而来,太感谢了。”

在救援到达之前,数百名澳大利亚人将钱捐给了这对饱受新州30年来最严重旱灾的夫妇。

劳拉说,大家源源不断的支持让她震惊。

Mrs Jones even brought the weakest lambs inside the home, where she cared for them day and night (a lamb in poor condition is pictured at the property) 

“今天早上我哭了无数次,你可以想象这泪水足以淹没我们贫瘠的农场。我不记得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让我感到如此喜悦和如此卑微。”

对琼斯一家来说,这种支持是一种可喜的解脱,在恶劣的干旱条件下,因为他们一直在艰难维生。

农业慈善组织Aussie Helpers创始人布莱恩•伊根(Brian Egan)曾与这家人密切合作,他表示,这些捐赠介乎生死关头。

“他们不需要射杀这些羊。”他说,“我们将在10天内为Goolhi农民提供三大车大麦。”

他续说,这些捐赠将大大有助于他们购买日益稀缺的干草和成本日益高昂的粮食。

Mr Jones' wife Laura (pictured) wept with relief as the truck arrived providing them with a way to keep their sheep alive

劳拉表示,“我们对此番支持的感激之情已经是一言难尽,我们所有的饲料在即将耗尽之时,收到了他们大老远的支持并让我们得以维系,这真的很有意义。”

在他们的遭遇公开之前,琼斯一家全天候不间断工作,以维持他们的牲畜存活。劳拉甚至把最瘦弱的羊羔带到家里,日夜照顾它们。结果,家中被弄得一团脏。

不幸的是,琼斯一家的处境并非个例。这个家庭只是全国范围内众多农场主日夜不知疲倦地工作,就为了让他们的牲畜活下来和保持业务运转。

Laura Jones (centre) and her daughter Lilly (right) talk with Aussie Helpers volunteer Krystal (left)

干旱已经给新州大部分地区带来严重破坏,迫使农民拿出数千元来维持他们的牲畜活下来,额外的财务压力迫使许多人干脆关门大吉。

气象局(BOM)称,2018年前三个月是新州最干旱的三个月。随着全国范围内的情况不断恶化,新州地区的干旱还没有得到遏制。

BOM表示,这场被称为“千年干旱”的灾情使全国范围内的土地处于“饥饿”状态。

While heartbreaking, the Jones family's plight is not unique (deceased sheep are pictured at the Goolhi property) 

珀斯、阿德莱德、墨尔本、霍巴特、堪培拉、悉尼和布里斯班都受到了持续或周期性干旱的影响。

在人口密度更大的东南和西南地区,旱情尤为严重,墨累-达令流域(Murray-Darling Basin)受影响甚大。尤其是在西南地区,冬季干燥已经持续了40多年。

A sheep rummages for food in an empty grain bucket at the Goolhi property in New South Wales' north-east 

人们也纷纷呼吁联邦政府采取行动。

一位评论者写道,“这太令人伤心了,我为农民和这些动物感到伤心。这是一种可悲和绝望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