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各地正经历百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旱灾,人们担心饲料供应商会坐地起价,通过迫使绝望的农民高价购买干草而从中获利。

受干旱影响的牧场主说,饲料和谷物的价格飙升400%,他们已经几乎不可能养活自家这些挨饿的牲畜。

据7 News报道,一些州际供应商在前几个月以每捆100元的价格购买了大量干草,并以高达400元的价格转售给新州的农民。

罗伯特·桑德斯(Robert Sanders)和他的妻子珍妮丝·福斯特(Janice Foster)在新州南部的Tarlo经营着一片242公顷的土地,他说饲料的价格“打击是很严重的”。

桑德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我出售干草时,我们在扣除制作干草后的成本,从而计算出售价。”

There are fears fodder suppliers are cashing in on one of the worst droughts in 100 years. This stock image shows farmers in Central Western NSW as they battle the crippling dry spell

“但一些生产商去年以一定的成本生产自己的农作物,现在他们的价格是两三倍翻上去的。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暴利,如果政府想要做一些真正有用的事情,他们应该通过立法来阻止这些经营者欺骗他们的农民。”

人们呼吁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调查价格上涨是否属于正常市场规律或是非法哄抬物价的结果。

ACCC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会优先考虑农业的竞争和消费者问题,但表示这不能阻止企业提高价格。

他们说,虽然《竞争和消费者法案》禁止企业串通价格,而澳大利亚《消费者法》禁止企业有误导行为,但这些法律并不能阻止企业提高价格。

Drought-stricken graziers say it has become near impossible to feed their starving livestock (stock image)

这位发言人还说,“ACCC在所有行业中都没有对价格进行监控的职责,对于任何定价决策的误导性声明,我们都将其视作是很糟糕的决定,尤其是那些由大型或全国性交易员所做的决定。”

“对于地方层面或小型企业做出的错误定价,最好由新州公平交易办公室酌情考虑。”

澳大利亚《每日邮报》已联系新州公平交易办公室发表置评。

与此同时,新州政府周三宣布,该州100%的地方均受到了干旱的影响,并表示愿意请求军队帮助陷入困境的农民。

最新一期的初级产业数据显示,新州近22%的地区正遭受严重干旱,40%陷入干旱,近38%的地区受到干旱影响。

The NSW government on Wednesday declared 100 per cent of the state was impacted by drought

州长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对军队的介入持开放态度–州政府可以请求军事援助,帮助运送饲料、水和其他资源。

她在周四告诉第七台的记者说:“当事情变得这么糟糕的时候,你必须把所有的选择都摆在桌面上。”

“我们还没有到那个阶段,但如果我们需要的话,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呼吁采取行动。”

Pictured, an aerial view of a parched cattle feeding operation on the property in Coonabrabran

贝姬莲还表示,州政府也在考虑其他可能性,包括开放新州的国家公园以放牧和喂养,并允许获得水资源。

她说,“如果需要的话,我们正在考虑所有的选择。”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新州西部、西北部和中部地区的雨水量均录得不足10毫米,预计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新州大部分地区要比正常情况更干旱。

Premier Gladys Berejiklian said the state government may request military assistance to help with moving feed and water and other resour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