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单亲妈妈埃维•法雷尔(Evie Farrell)每周工作7天,从事的是一份公关工作,不仅工作时间长,而且要求也很高。

这位悉尼妈妈几乎见不到她的小女儿艾米,而且每月要支付抵押贷款、账单和其他生活费用,让她感到筋疲力尽。

但是,当一位亲密的朋友去世后,她意识到有些事情必须改变,而她很快就想出了一个计划:与其在城市苦苦挣扎,不如环游世界。

当时,法雷尔曾计划在厨房装修上花费大约2万元,但她发现这笔钱可以让她和现在8岁的艾米在亚洲各地旅行大约一年。

很快,她辞掉了工作,建立了一个博客,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把车借给朋友,尽可能多地卖掉她的东西。2016年2月,这对母女便开始了改变人生的旅程。

艾米没有再上小学,而是参加新州远程教育小学计划,该计划为偏远家庭或长途出行的人提供服务。

但在经历一年的异国旅行之后,这对母女二人意识到她们仍然还想要再出发,并坚持她们游牧的生活方式。

她们的长途旅行经费来自自由职业、储蓄和出租房屋租金等,但现在,经过两年半的旅行,她们刚刚回到悉尼,让艾米接受教育。

44岁的法雷尔表示,在澳大利亚的日常生活要比旅行贵得多,汽油、暖气、食物和互联网等必需品的“疯狂”成本,让她震惊。

比如,这家人最近在悉尼外出吃早餐,一顿就花了42元–与她们去亚洲旅游的费用相比,这个太惊人了。

“这笔钱我可以用一整天,包括住宿,还有余额。我很震惊,因为我不习惯有些开销要这么大,”她说。“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归结于认识,人们以为旅行要花很多钱,但事实并非如此。”

“人们总是问我们是不是很有钱,或者我们赢了乐透–他们想知道我们怎么能负担得起这么长时间–但旅行比呆在家里费用更低。”

相比之下,当母女二人在越南呆比较长一段时间后,女儿上了一所国际学校,她们成功租下了一间“漂亮的宾馆房间”,不仅有花园,还有早餐,每晚只需27元。

法雷尔所吃的越南米粉只要80澳分,她说,她们两人每天只花10元多一点在食物上,还包括去海滩的的士费及其他活动费用。

她说:“你也可以每天花40元,这取决于你做什么,如果你出去吃晚餐,在越南你不用吃到50元,一切都很好,很新鲜。”

将来,母女俩计划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呆在悉尼,在冬季出动旅行3到4个月,而法雷尔已经计划为他们的下一次旅行准备150元/天的预算。

“以前,我的人生目标是挣钱,但当我旅行时,我的目的是享受生活,这是有天壤之别的,”她说。“我们以前的生活我很不满足,我们可能会有更多的钱,但我们没有呆在一起。我不想再回到以前,也希望不需要如此。”

根据旅游公司Luxury Escapes的研究,住在悉尼内西区的普通夫妇中,他们的适度生活成本(没有假期),平均每天是185.24元,或者每年67,614元,这是基于住房、公用事业、交通和其他费用的平均价格。

但是用以上一半多一些的金额,你可以在马来西亚Doubletree resort住上一整年,包括早餐、晚餐和鸡尾酒,同时也可以在全球56个其他度假村呆上一年时间,所花的费用比悉尼生活成本还低。

法雷尔说,这一切就看你的价值观和看法。

她说:“我环游世界,我又要攒钱去做这件事,因为我意识到旅行其实并没有那么贵。我知道我过去常常花很多钱买东西,但在我们离开之前,我卖掉了大部分这些东西,现在我们回来了,我们拥有的东西很少,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焦虑。”

“前几天我去了Kmart,有冲动想买买买,但我们需要克制,这些费用会积少成多。”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今天发布的工资价格指数,生活压力的成本并没有缓解。

数据显示,工资增长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与市场预期一致—6月季度工资增幅略高于0.6%,而前一时期的增幅为0.5%。年工资增幅为2.1%,与一季度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