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一条街上的一处房产出售的价格比4星期前相类似的房产足足少了20万元,而两套房子只相隔几扇门远,这些迹象都表明悉尼的房市正不断放缓。

位于悉尼南区Kogarah的这两套砖瓦房,都是三个卧室带一个卫生间,在今年挂牌出售,两者卖出的时间只相隔一个多月。

6月30日,Annette Avenue 8号这套战后的房子以137万元的价格售出。仅仅4周5天之后,一套类似的独立屋建于1950年,位于Annette Avenue 2号,售价为116万元,相差整整21万元。

8月2日这套Botany Bay附近的房子,它的最终售价仍然比悉尼独立屋中位价998,270元高出117,730元。

据Core Logic的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7月的一年里,在澳大利亚这个最大的房地产市场,房价中值已经下降了7%。

Core Logic研究分析师卡梅隆·库舍尔(Cameron Kusher)表示,尽管悉尼外西北部的Hills区遭遇下跌的幅度最严重,但房价高于平均水平的城区房价贬值却非常历害。

他说,“我一点也不惊讶,真的,就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你看到虽然是两套相当类似的房产,但在销售价格上却有着天壤之别。在更高估值的地区,我们看到其放缓速度最大,而Kogarah的价格点略高于整个城市的平均水平。”

虽然首置业者的活动势头强劲,但挨着市中心附近的房产想要保值却难上加难。

另一个例子也突显了悉尼低迷的房地产市场,在内西区的Stanmore,同个建筑群的两套排屋售价竟相差26.6万元。

这两套房产均带有三间卧室、三间浴室、抛光地板和一间现代化的厨房。

本月初,Douglas Street 4/2号的排买不到以147万元的价格售出。在同一处建筑群里,位于8号的一套类似排屋2016年10月以176万元的价格售出,两者相隔不到两年。

尽管悉尼和墨尔本的房地产市场正在放缓,但在去年达到峰值后,首置业者似乎正在利用房市放缓的机会入市,在6月份占全国房产市场买家中占18.1%。

澳储行行长菲利普•洛伊(Philip Lowe)今天对澳大利亚两大房产市场的放缓表示支持,称这是“好消息”。

他在堪培拉的众议院经济常务委员会表示,“虽然这会让一些人感到担忧,但我们需要客观看待问题。就在不久前,社区还对房价和债务的快速上涨以及住房负担能力的下降感到担忧。这些早期的趋势是不可持续的,对我们的经济构成了中期风险。”

“房价回落是令人受欢迎的发展趋势,可以让市场处于更可持续的基础上。”

Earlier this month, 4/2 Douglas Street at Stanmore sold for $1.47 million, which was much less than the $1.736 million fetched for a similar townhouse in the same complex in late 2016

尽管自2016年8月以来,利率一直处于创纪录低位的1.5%,但洛伊表示,关于现金利率的下一步举措更有可能是“加息”。

他说,“如果我们继续发展,你可以预期利率的下一步走势将会上升。”

Core Logic的库舍尔表示,在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打击投资者贷款之后,悉尼和墨尔本房价可能会继续再跌一年,然后才能稳定几年。

他说,“你需要有一段时间的下跌,然后是稳定,让住房负担能力重新恢复。你可能会看到下跌的幅度高达10%至15%,这两个城市很可能会再跌一年,也可能是更长的时间,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个市场将相对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