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關於澳大利亞東部各州租金負擔能力的新報告顯示, Byron Bay 在問題區域的排名中領先於悉尼和墨爾本。

當人們把這個旅遊小鎮的平均租金和租客們的平均周薪進行對比之後,這個旅遊小鎮被評為租金最負擔不起的地方。

調查發現, Byron Bay 的平均租金是每周 590 元,這是租房者平均家庭收入的 48% 。

Compass Housing 是一個非政府的非盈利性的社會住房組織,它的研究顯示,這個城鎮戰勝了悉尼,租金更貴,但人均收入也更高。

下方的表格展示了 Byron Bay 如何戰勝悉尼、墨爾本和布里斯班等地的租金最昂貴地段。這裡提供的數據有平均每周租金和租房者的家庭收入,以及佔比。

Local Government Area Ave. rent Ave. household income Percentage
Woollahra (Sydney) $800 $1,814 44%
Brighton (Melbourne) $650 $1,532 42%
Eatons Hill (Brisbane) $510 $1,312 39%

所有這些地區都超過了“租金壓力閾值”,也就是說每周租金占家庭收入的 30% 以上。

該報告發現,在 Byron ,通常情況下,一個租客需要每周近 750 元的工資,才能緩解租金壓力。

Compass 組織的發言人 Martin Kennedy 說:“這個基本上就是說,如果你住在一個中等價格的房子里,那你需要提高 61% 的工資,來避免租金壓力。”

“我不知道你認識的人最近有沒有加薪 61% 。我肯定是沒有認識這樣的人。”

該報告發現,新州地區七個租金最無法負擔的地區中,有六個位於北海岸。

其他受影響的還有 Ballina 、 Grafton 、 Tweed 、 Coffs Harbour 和 Port Macquarie 。

金融顧問 Simone Hickey 說,Northern Rivers 租金負擔能力已經出現危機。

空缺也是一個問題

在北部地區,還有一個問題和租房負擔能力一起混雜着。

新州房地產協會(REINSW)的最新數據顯示, Northern Rivers 的租金空置率是該州最低的,占房產總數的 1.3% 。

大悉尼的租房空置率為 2.8% 。

Kennedy 表示,儘管短租可能是導致 Byron Bay 租金壓力的一個重要因素,但這並不是唯一的原因。

他說:“有可能是各種在線網站提供短期住宿的影響,讓人們可以把房產出租給那些短期租房的人,而不是那些長期租房的人。”

“實際上,令人驚訝的是,在這個地區,人們對這種影響的感受和在這個國家一些最昂貴的郊區的影響一樣多。”

Byron Shire 年度公民Gregg Miller 親身體驗了 Byron 的租房危機。

在住了 17 年的拜倫郊區的 Suffolk Park 後,這位 57 歲的老人被告知他需要找一個新的住所。

Miller 說,他花了四個月的時間搜尋,進行了無數次的檢查,有多達 60 人會來看一看。

“這是非常困難的,”他說。

“與此同時,我也收到了通知。另外三名和我同住一個地區的老年居民,也都收到了通知。”

最後, Miller 表示,他在 Byron Bay 以北 50 公里處的 Pottsville 找到了住所,但這就意味着他要和長期的朋友、鄰居和社區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