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农民要求出口到中国的大量干草被转用于帮助受旱灾影响的土地所有者,这些土地所有者正在为拯救垂死的牲畜而大声疾呼。

新州遭受了过去5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全州的严酷条件使得农民们难以养活牲畜,许多人被迫对牲畜进行安乐死,以免眼睁睁看着牠们饿死。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农民希望联邦政府和新州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强行征收专门用于出口到中国的干草。

虽然当地农民的干草产量处于极低的水平,但是从未受干旱影响的州供应的商业出口干草供应充足。

新州的农民彼得·桑德斯(Peter Saunders)说,政府必须把干草留在澳大利亚。

“慈善从国内开始,我们现在需要解决方案,而不是更无情的回应;”桑德斯说,“必须征用储存在西澳棚内的数十万吨干草,以让本地的牲畜能够活下去,或者,如果没有干草的话,整个新州的农业部门将在六个月内崩溃。

干草种植者哈维(Greg Harvey)通常为养马的农民供货,他说,新州的农民一直在不停地打电话。

在他驾车穿越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后,他亲眼目睹了干旱,他现在确信是时候停止出口了。

由于需求不断增加和供应减少,干草价格飙升。

西澳和南澳的出口商持有60万吨干草。澳大利亚饲料行业协会(Australian Fodder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麦秋(John McKew)表示,该库存将在未来六个月内出货,需求主要来自中国和日本。

麦秋说,海外出货量只占澳大利亚种植的所有干草的一小部分,将出口供应转移给当地农民对缓解他们的麻烦几乎没有效果。

他说:“我们对那些认为自己错过了干草并了解新州农民抗旱困难的人表示同情,但这必须从多角度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