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购买房屋所需的年收入来看。悉尼的住房负担能力正在恶化的现象越来越明显。

收入和租房成本之间也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对于单收入家庭来说,情况尤其糟糕。

南威尔士大学的 David Adamson 教授在最近的住房负担能力收入差距报告中指出,住房的不可承受性正在逐步损害中等收入家庭。

该报告指出,今年以来,悉尼房价出现了温和下跌,跌幅为 4.5% 。

报告总结道,“然而,政策制定者认为这是不需要采取行动的信号,是错误的。”该报告指出,澳大利亚的住房价格将不得不下降60%,以达到民众可接受的可负担水平。

报告承认,价格的任何大幅下跌都可能引发一场深刻而痛苦的经济衰退。

从历史上看,租金与收入的联系比房地产价格更紧密,但这种联系似乎正在减弱。

Adamson 表示在2006年和2016年之间,我们有一个破碎的住房制度。悉尼平均租金增长了 76% ,而收入增加了 51% 。“分析告诉我们,这并不是少数人的经历。那些中产阶级和高薪人群为了能够在靠近上班的地方居住,也正在承受住房压力。”

报告总结说,典型的家庭面临着两种选择,要不就住的远一点,要不就住在一居室公寓。如果这两种选择都不可行,那么这些家庭实际上就是被迫在住房压力下生活。

如果想要没有负担地住在在悉尼内西郊区的一套两居室公寓里,这个家庭需要年收入达到 12.1 万元。

该报告指出,悉尼的房租中值是每周 530 元,这个价格可以在 Blacktown租一套三居室的独立房,但如果要租 Burwood 的一套两居室单元房,这个钱还不够。

报告发现,悉尼的中环地区的双卧室公寓大多是负担得起的,但在加拿大湾、猎人山、库环盖和威洛比LGAs中存在收入差距。

悉尼的外圈是可以负担得起的,尽管压力来自于霍恩斯比、北部海滩、萨瑟兰郡和山丘上的独立住宅。

自 2000 年 6 月以来,悉尼西部地区的 Blacktown 和 Fairfield 的租金分别上涨了 125% 和 145%, 而 Mosman 的租金上涨了 87% , Woollahra 的租金则上涨了94%。

这个趋势在悉尼的卫星城市也很明显。尽管收入不高,但是 Newcastle 的租金上涨了 150% , Wollongong的租金上涨了 168% 。该报告承认,房价的 30 年巅峰期让很多人变得极其富有,“至少在纸面上”是这样的。

这表明,财富因素“或许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对经济和社会影响可以这么久都视而不见”。

它猛烈抨击政策制定者“通过使用廉价信贷和移民来制造经济运行的假象,助长了这种故意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