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CBD的轻轨项目一直是萦绕在悉尼人心中一个不可磨灭的痛处。

不靠谱的建筑商,拖延的工期,倒闭的商家都让轻轨项目处于非议之中。

从2015年2月27日开工,

到至今已经三年有余,

当年的CBD大街是这样的…

而现在的CBD是这样的…

而且这个样子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

但似乎完工仍遥遥无期…

在经过长期的忍耐后,

大家终于决定要联合反抗了!

超过60家企业主正在因悉尼轻轨建设造成损失后,对新州交通局发起4000万美元的集体诉讼!

据每日电讯报可以透露,该起诉行为将于8月28日上午10点在新州最高法院提起。

有的店主称:悉尼轻轨项目让店铺损失超过100万澳元!

甚至因为长期的亏损压力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压力,有自杀的倾向…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在这条路线上和周围,发现了115处商户出租广告。

这包括59个在Surry Hills施工区,17个在Randwick,19个在Haymarket,11个在The Rocks,9个在Kensington和Kingsford。

有89%的商户称,他们正在经历身体或精神健康问题,91%的商户由于建筑施工而严重减少了收入,报告的总收入损失为1.55亿澳元。

其中许多很有背景的商家或者老店铺都对CBD轻轨积怨已久,纷纷联合起来准备诉讼!

Vithoulkas女士拥有一家非常著名的店

VIVO cafe

而这家著名的餐馆已经经营了16年,处于CBD核心位置,本想撑过轻轨修建的这段艰难时期,但是因为工期一拖再拖,

今年8月15日,他们却宣布:

8月24日是他们开店营业的最后一天当天的所有收入将用做慈善,捐给遭受旱灾之苦的农民。

Vithoulkas不得已关闭了这家16年的老店…

她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至少有49家商户倒闭了,她自己的咖啡馆收入下降了多达50%,目前正准备对政府发起集体诉讼

悉尼印象也有幸采访到了VIVO cafe的Vithoulkas女士

让我们听听她是怎么说的…

据SMH报道,除了VIVO cafe以外,在这次联合诉讼中,一家高档瑞士钟表零售商以因不断延迟的轻轨项目造成了其销售损失,而起诉州政府索赔400万澳元

Watches of Switzerland是因西南区从Circular Quay到Randwick和Kingsford轻轨线项目而起诉新州交通部门名单中的一员。

法院文件显示,截至去年6月的12个月内,Watches of Switzerland的利润从以往同时期的300多万澳元减少到130万澳元

这家作为家族企业的零售商在George Street上的的五星级酒店四季酒店一楼有一家大型商铺。

在新州最高法院提交诉讼中,Watches of Switzerland的律师表示:

该零售商将证明自去年7月以来该店产生了进一步的损失,而且在轻轨线路建成之前可能会有更多损失产生。

Watches of Switzerland声称:

新州的轻轨项目对公众构成了“公共骚扰和不合理干扰”,而其店铺生意将“继续遭受重大损失和破坏”。

轻轨线于2016年3月开始在这家零售商门前施工,导致了“过度的噪音和灰尘”。

法庭文件中还称,施工路障也严重限制了行人进入酒店。

根据政府原有计划,

整条线路的主体工程会在今年4月份完工,

并将于本月开始测试。

但Acciona对州政府发起的11亿澳元的诉讼表明,轻轨线预计在2020年3月才能开放,比政府的计划晚了整整一年

VIVO cafe的店长Angela Vithoulkas,

是这起集体诉讼的原告之一!

同时她也是悉尼市议员,

悉尼小企业党的领袖。

她鼓励更多因为轻轨建设而关门的商家,加入到这场集体诉讼中!而这也正是,

个体零售商轻轨项目发起的

首次法律诉讼!

虽然交通部发言人表示:自2017年以来,向因轻轨建设而影响营业的88家商户愿意支付900多万澳币的赔偿。

但Angela Vithoulkas说:

对于那些从未得到补偿,或者补偿来得“太晚、太少”的商家,这次集体诉讼就是一场正义的使命

这次的集体诉讼是所有商家积怨已久的结果,大家都对这条轻轨非常不满,是时候让延期的轻轨项目付出点代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