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疯狂的亚洲富人》(Crazy Rich Asians)或许是虚构的,但剧中人物极尽奢靡在悉尼却有真实的版本。

周一晚上,在悉尼海港一个安静的角落,人们尽情享用香槟,100元大钞撒得满地都是。

在一套顶层公寓里,可以看到悉尼歌剧院的无敌景观,但这里是金钱和酒精的狂欢。15名悉尼新亚洲精英们齐聚一堂,抽着雪茄,享受现场音乐。

几乎没有人会说英语,但这并不重要,这里的金钱会说话。其中一人想要向那些服务员表示感谢,他从一个LV包里拿出一大沓的现金。

来自悉尼VIP的旁观者和派对组织者卡里姆·加比(Karim Gharbi)正在清点房间里散落的钞票,但很快就点乱了。他说,“这个人只是到处走动,向每个人分发现金,这个袋子里至少装了3万多元。”

尽管看起来很奇怪,但在悉尼的富人群内部,这种奢侈的消费已经变得司空见惯。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新加坡的亿万富翁,以及土生土长的亚洲大亨,已经把这个港口城市变成了他们的游乐场。当他们在这里消费时,他们会大把大把地花钱。

这是一种挥霍无度的生活方式,在备受好评的电影《疯狂的亚洲富人》上映之后,这种生活正引起人们的关注。这部电影是根据Kevin Kwan的同名小说改编。

这部浪漫的喜剧描绘了这样一个世界,这些亚洲有钱人和时尚达人品着轩尼诗,抽着雪茄,乘坐私人飞机,婚礼请来888名宾客,并在气温可控的衣橱里囤积了大量的名牌服装。

暴发户

“在悉尼旅游和生活的中国富人越来越多,”加比说道。“对他们来说,悉尼就像拉斯维加斯,这是他们来找乐子和花钱的地方。”

加比的公司VIP一直是中国富豪举行派对和悉尼活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他说,他们的活动与其他澳大利亚人有明显的不同。

“大多数澳大利亚人都有预算,并照着这个预算进行,他们不想走极端,”他说。“但中国客户不谈价格,他们会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

最大的败金者往往是中国大陆亿万富翁和千万富翁的子女,他们来到这个国家学习、获取商业经验或仅仅是度假。

许多人都喜欢名牌服装、跑车和游艇,喜欢在悉尼海港附近举行派对上炫耀自己的金钱。

“他们会穿LV的鞋子,喜欢苏格兰威士忌和兰博基尼。如果他们有司机,那就必须是劳斯莱斯,他们想要的是最大和最华丽的,”加比说。

企业家和Black Diamondz房地产公司的创始人Monika Tu建立了一个商业帝国,帮助许多这些中国雅皮士定居澳大利亚,而他们通常会直接购买高价商品。

最近,一名刚到中国的“学生”要求她帮助自己适应悉尼的生活,她一到悉尼后,几乎立刻就开始疯狂购物。

“我们去买珠宝,然后她买了一辆50万元的车,还买了60万元的家具,”Tu说。

38B The Crescent, Vaucluse. Picture: realestate.com

限量版的商品往往会引起中国富人的最大兴趣,包括Blackwood Wagyu牛肉,这种每公斤超过500元,是澳大利亚最昂贵的肉类。

Tu最近还在社交媒体上出售了一系列价值1.3万元的威士忌酒,这些五分钟时间就全部卖给了中国人。

去年,在香农悉尼冬季经典拍卖会上(Shannons Sydney Winter Classic Auction),一块只有1位数的车牌卖给了一个澳籍华裔的性玩具大亨,售价245万元,这让他们感到十分吃惊。

老一代VS新一代

Tu说,老一代和新一代的中国富人,他们的消费方式通常有很大的不同。

她说,在中国崛起为全球经济强国之前,年长的中国人往往更加节俭,很少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唯一的例外是房地产。

出生于中国的澳大利亚开发商,64岁的周泽荣,在2015年打破了纪录,当时他以大约7000万元的价格买下了当时小派克和前妻Erica Packer的婚房La Mer。

去年12月,出生于1946年的新加坡大亨欧石吉(Chio Kiat Ow)出售悉尼Phoenix Acres豪宅,有消息指售价接近6700万澳元,为澳洲交易价格第三高的房产。

房地产开发商许家印是另一位中国亿万富翁,他在2015年3月以3900万元的价格买下Point Piper豪宅Villa Del Mare,也是悉尼最大房地产交易之一。

中国网红章泽天,她的丈夫刘强东坐拥120亿澳元的净资产,在悉尼也同样拥有房产。

2015年,章泽天以1620万元的价格买下The Rocks一套三层的顶层公寓,随后,她将其挂牌出售,价格在1500万-1600万元之间。

21世纪的名誉经纪人乔安妮·戴(Joanne Dai)向富有的中国人出售大量的海滨别墅,并说中国很少像其他买家那样买房。

戴说:“他们可能会穿着人字拖来看房,然后第二天用现金支付。他们想要海景,但房子必须靠近最好的学校,这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