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这座雄伟壮观的悉尼港大桥,已经成为无数悉尼人引以为傲的地标,全世界的游客都慕名前来。与此同时,它也肩负着悉尼交通重担。

在繁华的悉尼城,这座跨海大桥不仅每小时接纳机动车6000辆,也承载着128列火车和电车。

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座无比重要的悉尼港大桥,也是全世界最智能的一座大桥!

在这个全长1149米的跨海大桥上,一共装有超过3000个AI传感器。

3000余个传感器,全部都搭载着人工智能(AI)技术!

这些AI传感器,时时刻刻都在监测大桥的一举一动。

当机动车和火车驶入大桥的那一瞬间开始,大桥所有的晃动,每一根钢筋的承重情况,甚至是衔接处某个钢钉的一丝颤动,都逃不过这些传感器的监视。

同时,这些AI传感器,每天都在“学习”,每天不同的温度、湿度和交通流量对大桥的影响,统统都记录在它们的数字大脑里,并且通过这些变化,不断更新监测标准。

这些传感器,就像是海港大桥的守护天使!

86年风雨,海港大桥需要精心照料:

建造一座连接南北两岸的跨海大桥,在上个世纪,可是轰动一时的大事件,所有的悉尼人都觉得建造这样一座跨海大桥,简直是异想天开。

于是,修建的想法,一直都没有被提上议程,被当时的悉尼政府一议再议。

终于,在大家的强烈呼声之下,1923年,悉尼政府终于下定决定,拟定了修建方案。

1923年7月,悉尼跨海大桥正式开始修建。这样的工程,对当时那个年代的科技来说,还是太过于巨大。

整整9年时间,累倒了无数建筑工人,这座雄伟的跨海大桥,才正式竣工。

1932年3月19日,是悉尼港大桥的生日,也是在当时全世界最厉害的大桥!

大桥的投入使用,吸引了300000位悉尼人前去围观。当新周总理John Lang宣布大桥开放,Francis De Groot上尉用军刀砍断了面前的绸缎时,所有人都发出了欢呼,整个悉尼都狂欢起来了!

装饰华丽的花车,伴着欢快的音乐,穿过城市的大街小巷;无数的客船在经过悉尼港大桥下时,都会接受礼炮的欢迎。

悉尼港大桥,是带着荣耀诞生的!

每次,当人们来到港湾,抬头看着这座衔接两岸的庞然大物时,悉尼人心底的自豪,油然而生。

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人口的增加,1950年,新州政府为港湾大桥,修通了铁路。悉尼港大桥的交通负担更重了,可同时也意味着港湾大桥在悉尼的分量更重了。

就这样,悉尼港大桥在这里,骄傲地伫立了第50个年头时,新州为他置办了一场隆重的生日宴。

1982年,这是悉尼港大桥的第50个年头,也是自诞生以来的第一个生日宴。

有些中年的海港大桥,看着朝气蓬勃的新一代悉尼人朝着自己涌来。新州政府为了庆祝大桥建成50周年,特意停止了一切机动车和火车的运行,让所有悉尼人可以肆意在桥上奔跑,为大桥庆生。

1988年,悉尼港大桥被评为:全世界史诗级人造地标建筑。

可是,就在2013年的时候,有人曾提出:海港大桥进入暮年了,恐怕不会像当年一样,很好地为悉尼人提供服务。每年昂贵的维修和保养的费用,会成为拖累悉尼社会发展的负担。

甚至有人表示:希望跨海大桥停止使用。

大桥的老化,对每天经过这里的人,构成严重的安全威胁。经历了86年风雨的桥面,老得有些无法承受火车电车的重量;

过时的焊接技术,也有些无法承受每日上万辆驶过的机动车造成的晃动。

很多钢筋和铁钉,都遭到了海面上水汽的严重腐蚀,这些腐蚀肉眼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而更换钢钉的费用,又异常昂贵!

曾有人做过这样的一笔计算:假设每辆车在单项通过港湾大桥时,收费$4刀,用以维护保养,那么每辆车需要往返250次,才能够筹到更换一颗钢钉的费用。

更换一颗老旧钢钉的费用,竟然高达$2000刀!还仅仅是一颗钢钉!

难道,海港大桥,真的要面临停止使用吗?

陈博士的执着,只为让跨海大桥屹立不倒:

得知了跨海大桥的问题,这位叫做Fang Chen的华人女博士,不忍心看见一路辉煌的海港大桥就此沉寂下去。

没有了跨海大桥,就等于悉尼港失去了灵魂!

于是,她决定用尽毕生所学,来保护这座世界瞩目的海港大桥。

陈博士曾是北京大学副教授,也是当年的信息科学研究所的副所长。2002年为了摩托罗拉项目,移居澳大利亚。2004年加入NICTA,目前是CSIRO的研究组组长和首席研究员。

CSIRO是澳大利亚的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也是澳大利亚最顶尖的科研机构。能够加入这个研究组,是澳洲无数科学家的理想。

能够成为CSIRO的顶尖级研究员,陈博士怎能没有真功夫?

陈博士在她的职业生涯中创造了许多世界级的解决方案。她领导着许多工作组,利用数据分析和计算平台,取得了很多国际性的技术突破。

她在2014年和2015年的ITS(智能交通系统)中,斩获澳大利亚国家奖。她通过创新解决方案,帮助水务部门取得卓越成就,因此,澳大利亚水协会(AWA)授予她的“年度专业人士”。

就是这样一位大神级的人物,在得知悉尼港大桥的困境之后,二话不说,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保护项目的工作中。

作为AI和人机交互领域的顶尖级专家,陈博士在接受《News.com.au》的采访时表示:为了保护这座整个悉尼人的财富,这些AI监控传感器非常必要。

必须要在整个海港大桥的方方面面,全都装上AI传感器,才能够滴水不漏地监测到完整的大桥情况。

与此同时,传感器安放的位置,也非常重要。如果一旦某个局部,没有被传感器覆盖到,对整个的检测项目来说,都存在着巨大漏洞。

这是陈博士保护悉尼港大桥项目的第一个挑战。

在经过了无数次调整与测试之后,悉尼港大桥浑身上下,整整安装了3000多个AI传感器!

陈博士还表示:这些安装在大桥上的AI传感器,在监测时,必须具备不同方面的功能,尤其是监测震动方面的传感器,对保护整个大桥来说,异常重要。

为了让这些AI传感器具备不同的功能,陈博士带领着她的团队,经历了无数次的调试。

在那段调整测试的日子里,悉尼的夜晚也变得不再漫长。屏幕发出的光线,照亮了陈博士的面庞,也将她的眼神映得更加有神。

不仅仅是震动的问题,气温的细微变化、湿度的变化,再加上海面潮气带来的腐蚀等等,都是陈博士需要考虑的问题。

AI的好处就在于,虽然目前陈博士依然不能确定天气会如何影响桥梁,但是通过AI对大桥反应的学习,未来会得出一个正确的结论。

例如,现在悉尼天气逐渐回暖,大桥会经历怎样的细微变化,这些都需要通过设计AI的自我学习程序,来进行监测。

在监测悉尼港大桥的这条路上,还有很多未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陈博士坚信着:

她深爱这座悉尼老桥,无论多少次失败,她都不会认输!

调试的工作,非常耗神,哪怕一点点的错误,也会导致整个程序运行的失败。在无数条代码中,陈博士仔细地检查着,她严谨的逻辑和认真的科研态度,震撼了身边所有的学生。

这个新南威尔士大学兼悉尼大学的教授,带出的20多名博士生,也纷纷被老师的精神震撼,更加认真地投入到自己的项目当中。

无数个不眠不休的夜晚,成就了AI监测项目的成功!这是陈博士保护悉尼港大桥的第二个挑战!

因为,陈博士知道,她肩上背负的,是无数悉尼人通过跨海大桥的安全问题。在面的人命问题前,她必须小心谨慎,这样才能够保障大家的安全,才能让所有人在每次经过悉尼港大桥时,都能够安心。

只有她和她的团队用心了,才能保障悉尼港大桥屹立百年!

花费了无数心血,陈博士看待悉尼港大桥,就像是在看待自己最亲的一位老人。

这位老人即将迈入他90岁的年纪,陈博士就像医生一样,时时刻刻监测着这座老桥的健康。

3000多个AI传感器,就像是陈博士为老人量身定制的身体健康监测仪,从血压到血脂,一项不漏,全面监测。

86岁,对于人类来说,已是耄耋,这样的老人更是需要所有人更多的关怀,和更加精心的照料。

曾经辉煌一时的海港大桥,虽已壮士暮年,却依然尽心竭力地在为大家服务着。

而为这座老桥保驾护航的人,正是陈博士,她愿意陪着它一起,携手度过未来的岁月,走过无数个春夏秋冬。

即使是诡异的冰雹、悉尼的狂风、骇人的惊雷、港湾的波涛,也无法让港湾大桥动摇,这是陈博士坚毅的决心,也是她对这座老桥做出的承诺!

这位华人女教授,让悉尼港大桥,成为了全世界最智能大桥!

悉尼港大桥,即将迈入他的第一个百年,却依然精神矍铄,傲骨犹存。这全都得益于陈教授和她团队,对大桥的精心照料。

在陈博士的陪伴下,悉尼港湾大桥虽已年迈,却依然壮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