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悉尼,有一件事情是你最不想面對但是又不得不面對的:那就是理髮!

每次走進一家新的理髮店,就心懷忐忑。價格昂貴就不說了,最坑的是,你以為的和髮型師以為的根本就是兩碼事……

可是在NSW有一家理髮店全五星!好評率100%!

今天我們就去這家全新州最棒的理髮店看看

雖然這家理髮店開張才一年多的時間,而且位置有點偏遠,但是名氣卻很大!每周只有周二到周六營業,顧客一般都需要提前預約。

從一進門你就能感覺到這家店的不一樣

這是不是你見過裝飾物最多最複雜的理髮店了?各種植物,復古傢具把牆面裝飾的滿滿的。一間屋子連着一間屋子,每一間屋子都裝點地如同童話世界一般!

如果不是那幾張理髮椅還以為誤入了哪個小公主的城堡

為什麼這家店要花這麼多心思布置成這樣呢?因為這家店經常會來一些很特殊的客人。

這也許是全澳州第一家可以讓所有自閉症患者、癌症患者、殘疾人和行動不便老年人舒舒服服理個髮的地方。

麥當勞奶奶

在悉尼以北的一個小鎮里,很多小朋友都知道一位麥當勞太太。

Shear Abilities的店主叫Desiree McDonald,她是六個孩子的母親,也是6個小朋友的奶奶,大家喜歡親切地稱她為麥當勞太太。她說她在理髮這一行已經幹了30多年了。

這是她開的第一家理髮店也是最後一家,她希望能在這裡待到干不動為止

麥太太的手藝了得,不論是長發短髮,燙髮染髮,甚至新娘編髮,樣樣在行。

但其實她原來並不是一名理髮師,只是一個全職媽媽。養育6個孩子已經是異常艱辛的事情,她根本沒有時間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更糟糕的是,她其中一個女兒勞拉,在很小的時候就被診斷為腦癱

腦癱+自閉,這足以將一個母親拉入深淵

可是麥太太看着自己的幾個孩子,不論疾病或健康,每一個都那麼可愛,他們生而不同,但卻生而平等。她不能放棄,她要讓勞拉也擁有一個快樂的人生。

在照顧勞拉的這些年裡,麥太太從一個繁忙的家庭主婦,變成了一個照料殘疾人的專家。最意想不到的是,她逐漸練成了一樣好手藝。

對於自閉症和腦癱患兒來說,去理髮店剪一次頭髮幾乎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勞拉根本沒有辦法安安靜靜地坐在理髮椅上,當她感覺到理髮師的剪刀在靠近時,幾乎害怕到崩潰!

麥太太只能學着在家給女兒理髮

後來,她發現勞拉對理髮竟然產生了興趣。所以,麥太太就開始學習各種美髮技術,甚至還帶着勞拉一起去上課。當她在給勞拉編頭髮時,她能明顯地感覺到女兒的興奮。

因為勞拉喜歡,麥太太就自學成了理髮高手

她不僅給勞拉還有其他的子女理髮,也會常常給勞拉的病友理髮,神奇的是,在麥太太面前,這些非常容易暴躁的患者,都變得安安靜靜。

人人都稱讚她的手有魔力,不僅能變出美麗的髮型還能安撫人心

去年,麥太太最小的女兒也考上了大學去了別的城市,家裡就剩下她和勞拉。她的朋友建議她開一個理髮店:

你是最懂他們的理髮師,還有很多人需要你,於是,Shear Abilities的想法產生了

這裡是Shear Abilities

麥太太照顧勞拉近30年,她太知道殘障孩子的世界有多麼不容易。生理的缺陷已經讓人生異常艱難,他們還不得不去接受被這個社會孤立的現實。任憑她怎麼安慰勞拉,只要一走進那個不方便的時間,勞拉就能感覺到自己是個異類。

對殘疾人來說最大的心愿就是像普通人一樣活着,像普通人一樣被看見、被聽見、被理解

像普通人一樣進出自如,像普通人一樣愛美愛笑,而不是活的像一堆廢柴。

麥太太想開一家理髮店讓所有Disability都感到舒心的理髮店

麥太太的理髮店,有着許許多多讓人動容的細節。從進門開始,就有非常寬敞的輪椅通道。一進門,顧客就會被各種各樣精美可愛的裝飾吸引注意力。這些工藝品裝飾品都是麥太太從二手店裡面淘來的,就為了能讓每一個顧客在進店之後就感受到快樂和輕鬆。

這是幫助顧客消除尷尬的第一步

她的理髮店裡,光光洗頭躺椅就有3種,一種是給健康的顧客準備的,另外兩種是她專門從德國採購回來的,為坐輪椅的顧客和身體不便只能側躺或斜躺的顧客而精心準備。

一位叫做Betsy的顧客流着淚對記者說:在知道麥太太的店之前,她已經很多年沒有舒舒服服洗過一次頭了。因為幾乎全身癱瘓的她,坐着和躺着都很難受,也因為Shear Abilities這個特別的椅子,她終於可以舒舒服服洗個頭了!

她不僅在這裡痛痛快快洗了頭,還染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紅色頭髮。

麥太太相信:你無法改變世界,但你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世界,她改變了很多人的世界

第一個自閉症理髮室

在麥太太的理髮店,有一個很漂亮的房間,裡面布滿了各種彩色的玩具。

這不僅僅是為孩子準備的,更是為來自星星的孩子準備的

麥太太養育了5個健康的孩子,一個腦癱的自閉症患兒,也許這世界上沒有她搞不定的孩子了。

這個房間是她和她醫生朋友一起布置的

這個被稱為“Sensory room”的房間,有很多很多的動物、水果、玩具和色彩,但很安靜,這是自閉症孩子最理想的環境。在這裡,他們不會因為外界的浮躁而感到惶恐。

而麥太太也很懂得如何跟這些孩子相處。她溫柔的手撫過孩子的頭,讓他們感到親切和舒服,而她被勞拉訓練出來的耐心和細緻,讓這些孩子在理髮的過程中不會有任何的不安。

很多家長都在來過Shear Abilities一次之後,永生難忘,寫下長長的感慨:

“這是我見過最棒的理髮店”

“平時至少2個小時都搞不定的艱巨任務,麥太太45分鐘就搞定”

“這麼棒的地方,我一定會盡全力支持”

“感謝你讓這個總是陷入驚恐的可憐孩子,重新開心起來”

麥太太不僅幫自閉症的孩子理髮,還教會這些家長很多和孩子的相處之道,這些都是她照顧勞拉這三十年來的心得體會。

感謝我的女兒勞拉,把我培養成了一個好媽媽

對麥太太來說,經營這家理髮店最大的驚喜就是女兒勞拉開始主動跟人交流了。自從她開了這家理髮店,女兒勞拉就主動要求來當服務員。

她喜歡擺弄這些頭髮,她更喜歡幫助那些行動不便的人,她感受到了自己的價值

他們都值得活的更美

有很多志願者都在社交網絡上幫麥太太的店做宣傳,所以很多殘疾人都慕名而來。

她原本只想為附近行動不便的人理理髮,沒想到吸引了那麼多陌生人。

他們都渴望活的更美

這位身患絕症的女孩,可能這輩子都沒有辦法穿上婚紗成為新娘。她穿着病號服,坐着輪椅從醫院裡出來,讓麥太太給自己盤一個新娘頭。

她久久地欣賞着鏡子里的自己,曾經那麼美的活着就足夠了

這對夫妻都不幸癱瘓,他們每次都直接開車輪椅來到理髮的鏡子前。妻子總喜歡燙個頭髮,丈夫剪完頭髮就在一邊安安靜靜看雜誌等着……

一切就像平常的小夫妻一樣

這位唐氏綜合征患者說,她全身上下最滿意的部位就是頭髮了,以前,她都只能亂整一氣,有了麥太太,她每天都覺得自己美美的。

還有很多殘疾人,他們和我們一樣,喜歡染髮和化妝,追求美和時尚,在這裡,他們找到了一個更美的自己。

應廣大顧客的要求,麥太太還偶爾邀請朋友來給店裡的客人做美甲,只收取一點點成本,卻給大家帶來了無價的快樂。

她女兒勞拉就是美甲的一大粉絲。

每個人都是愛美的,每個人也都有行動不便的一天,麥太太只想讓那一天變得更加簡單快樂

一間理髮店連起一群人

殘疾人、志願者、公益基金、理髮師、美甲師、自閉症患者家庭……

麥太太自己都無法相信這小小的理髮店竟讓這麼多人找到了歸宿

如今,她又努力讓更多人聯繫起來。

殘疾理髮師:當她偶爾在Facebook上看到歐洲有一家理髮店,可以培訓一些下肢癱瘓的殘疾人成為髮型師,她心裡就埋下了一個想法。

她想為所有這樣的殘疾人提供一個機會

麥太太開始在社交網絡上招募有這個想法的年輕人,不論你會不會理髮,都可以來嘗試,她和她的理髮師朋友都願意提供免費培訓。如今,她的店裡已經有了帥氣的獨臂理髮小哥哥!

化療者的專屬髮型屋:麥太太的顧客中,很多也同樣是癌症患者,在化療階段都掉光了頭髮。

可是一頂假髮價值不菲,很多人都無力承擔

於是,麥太太店裡有一項不成為的規定,就是捐贈頭髮。她會請一些剪短髮的顧客把頭髮捐出來,然後她和朋友把這些頭髮做成假髮,以很低的價格賣給那些化療患者。

在麥太太的理髮店裡面,有一個專門的小房間,叫做化療患者的髮型工作室,就是專門為他們量身打造假髮的。

很多熱心人因此專門跑來捐頭髮,甚至一些殘疾人也會用這種方式來回饋麥太太

對每一個捐贈頭髮的人麥太太都會精心設計短髮髮型

麥太太的理髮店門口,還有一個捐款箱。因為麥太太只收取很低的理髮費用,憑藉她一個人的力量,不足以幫助更多的顧客。所以這些錢當然是希望集結好心人的力量來幫助更多的殘疾人。

幾乎每個客人在離開時,都會往裡面投一些Gold Coin,那不僅僅是對麥太太的感謝,更是一種愛心的傳遞。

我感受的溫暖希望更多人能感受到

她用一家小小的理髮店,構建了一個理想的小社會

麥太太的理髮店雖然開業才1年多,但是已經得遍了各種獎項。小到當地的居委會,大到澳洲的國會,都非常敬佩這位優秀的理髮師和偉大的母親。

麥太太說,經營這樣一家店,非常辛苦,比照顧勞拉還要辛苦一百倍,但是她會堅持。因為當你看到那些坐着輪椅大老遠跑來理髮的陌生人,看到他們眼裡期待的目光,你就知道自己做的這一切是多麼有意義。

麥太太說,我只想努力讓勞拉和她的朋友們在社會中都多一點歸屬感,我可能是澳洲的第一家,但絕不會是最後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