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師警告稱,悉尼和墨爾本房價已連續第11個月下跌,而房價停滯或將成為大部分地區房產市場的新常態。

房地產市場首席經濟學家安德魯•威爾遜(Andrew Wilson)說:“就資本增長而言,現在對房主來說就是一場不一樣的球賽。”

威爾遜博士說,低收入增長、官方利率創歷史之低以及更嚴格的貸款標準,創造了一個新的現實。

他說:“整體來說,房主和住房市場將不得不習慣於沒有儲蓄,以及沒有我們澳大利亞幾代人經歷周期中的強勁資本增長。”

“我以為我們第一周就能賣出房—但沒有發生”

基蘭•愛德華茲(Keiran Edwards)正試圖出售悉尼西區Penrith的家,他也算親身領教了這一新的現實。

他說:“我想我們可能會在第一周就把它賣掉,因為人來人往,但結果卻沒有發生。”

六年前他買下了這套房子,並親自進行翻修。在排牌出售前,他以為這套房產價值已經翻了一倍。

他說:“我只是以為人們會徑直走進來,愛上它,就像多年前我買它的時候一樣。但即使這樣說,他們可能真的很喜歡,但在獲得融資方面卻遇到了麻煩。”

房市放慢乃“政策所驅”

儘管澳儲行的官方現金利率維持在1.5%不變,但四大銀行中有三家上調了利率,理由是海外融資成本上升。

但買家經紀人維羅尼亞•摩根(Veronica Morgan)表示,這一次,房價下跌是政策變化的結果,而不是利率。

她說:“這是一種政策驅動的緩慢下降。我們已經讓澳大利亞審慎監管局(APAR)對銀行貸款實施了限制,投資者開始要接受越來越多的審查,慢慢地又包括所有的借款人。而且,我們還有銀行皇家委員會在影響。”

她還指出,澳大利亞的房地產市場絕不是千篇一律的。

雖然悉尼和墨爾本的房價已經大幅下跌,但在阿德萊德、霍巴特、布里斯班和堪培拉,房價仍在上漲。

摩根說:“我認為,我們需要明白的是,澳大利亞的房地產市場實際上並不存在。市場各式各樣,甚至悉尼也不是一個同質的市場。你可以把它分解成郊區,然後在那些郊區,你還有微型市場。”

“任何地方如果是有太多的投資者過度活動…當這些地方沒有一位自住業主或當地人口真的想買卻又買不起房產,如果沒有這些東西支撐的地區,房價可能會下跌,並繼續下跌一段時間,跌到所需的位置。”

“回到現實”

公寓建設的繁榮也對投資者的回報帶來威脅。

威爾遜博士說:“毫無疑問,目前我們正處於公寓供應周期的高峰期,開發商現在也步履維艱,或者要比近年來尋找買家遇到的難度大得多。”

這對於首置業者來說是個好消息,但對那些賣家來說卻不是這樣。

摩根表示:“如果它能讓人們的風帆失去動力,它實際上會讓人們停下來思考……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錢去買他們想要的東西,那麼,是的,這可能是一件好事–把我們帶回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