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者封鎖了走廊,阻止那些想去參加性治療師 Bettina Arndt 演講的學生。防暴警察隨後趕到了悉尼大學。

周二晚上 6 點左右, 30 到 40 名學生堵在一條走廊里,隨後警察趕到了現場。

Bettina Arndt 說,她很抱歉,警察不得不來悉尼大學以保護學生公開發言的權利,討論不同的想法。

她在演講中說:“對於年輕男性,而不是年輕女性來說,大學正變得越來越不安全。”

“詢問‘我能吻你嗎?我能摸你嗎?’是最不浪漫的事情嗎?大多數女人都不希望男人那樣做。”

Bettina Arndt 還警告說,在涉及悉尼男子 Luke Lazarus 的強姦案之後,新州不改變性同意法律。

2013 年 5 月, Lazarus 被指控在 Kings Cross 夜總會後面的一條小巷裡強姦了 18 歲的 Saxon Mullins 。

他被判有罪並被判處三年監禁,但他在上訴中被判無罪。

去年,刑事上訴法院裁定,第二名法官在她的判決中犯了錯誤,但下令再次重審是不公平的。

Bettina Arndt 說,像 Luke Lazarus 這樣的案例引發了關於性同意的爭論。

她說:“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案件,而且這起案件造成了這種憤怒不足為奇,而這種憤怒已經被用來推動關於性同意的爭論。”

“而且,僅僅因為這是一個糟糕的案例,我們很多人都覺得非常失望,這並不意味着我們應該走這條路,讓規則變得更糟,讓那些被誣告的人處於不利地位。”

她建議年輕人去尋求“熱情的同意”,儘管這是“我能想象到的最不浪漫的事情”。

“我認為,尤其是在當前的環境下,你承擔不起這樣的風險。你必須不斷地確保她仍然同意。”

“(女性)在這個校園裡被告知,她可以晚些時候轉過來,說她改變了對同意的看法,這絕對是駭人聽聞的。”

維州自由黨主席 Michael Kroger 提出要支付悉尼大學自由黨俱樂部的安全費用,他們被指控發起了這次抗議活動。

大學保安站在走廊里,看着一些試圖參加演講的人在警察到來之前被推開。

一名女性抗議者緊靠在樓梯間,不得不被防暴警察拖走。

可以在牆上的一個通風口聽到抗議者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