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东部沿海地区的乡镇房价可能很快就会飙升,因为数千名新移民被迫在首府城市以外的地方生活,而政府制定了高铁计划以容纳这些新移民。

根据联邦政府周二宣布的一项计划,移民在入澳前5年将被禁止在悉尼、墨尔本和昆州东南部居住,此举旨在缓解大城市的人口拥堵。

作为对其人口政策重大改革的一部分,莫里森政府正在考虑为价值数十亿元高铁项目提供资金,包括从Newcastle到悉尼、Shepparton到墨尔本、阳光海岸到布里斯班的线路。

CoreLogic的研究主管蒂姆·劳利斯(Tim Lawless)预测,通过吸引更多需求到乡镇地区,拟议中的线路将缓解主要城市的住房负担能力危机。

但他表示,这样的交通基础设施最终将使乡镇地区从“受益”变成相反的效果。

劳利斯说,在主要的乡镇中心和首府城市提供有效的交通链接,将有助于减轻住房负担能力的负担。相对于首府城市的房价,整个乡镇地区市场的房价通常要便宜得多。这些项目创造了就业机会,提高了生产率,并开放了可负担得起的住房市场。

“从长远来看,改善的交通基础设施可能会提高整个乡镇市场的房价,这些市场本受益于这些设施的升级。”

House prices in regional towns along Australia's east coast could soon skyrocket as the government lays out plans for a fast-rail network. Pictured: A high-speed train operated by China Railway Corp in Hong Kong

劳利斯指出,Newcastle的房价比悉尼低约28万元,而Shepparton的房价比墨尔本低约43万元。

如果政府推进其高铁计划,预计这些房价的差距将很快缩小。政府的计划称,这将缓解主要城市高速公路和公共交通系统高峰时段的拥堵。

几个月来,人口部长杜吉(Alan Tudge)一直在研究如何通过迫使移民进入较小的乡镇和城镇来减轻过度紧张的道路和铁路基础设施的压力。

杜吉于周二在墨尔本的Menzies研究中心发表演讲,提供有关他计划的最新进展。

海外移民占澳大利亚人口增长的60%,近90%的技术移民及近乎所有的人道主义援助移民被吸引到悉尼和墨尔本。

杜奇希望通过扩大地理签证条件和对新移民的激励措施来纠正这种“不平衡”。

他说,我们正在采取措施,让更多的新移民进入较小的州和乡镇,并要求他们至少在那里呆上几年。

“到那个时候,有证据表明,很多人会把那里作为长期的家。”

具体如何实施这些要求的细节仍不清楚,但也有一些人谈到基于积分的激励机制。

这些限制只适用于约45%的新移民,因为25%是由特定雇主担保,另有30%与家庭团聚签证有关。

堪培拉将与各州合作,实施新的基础设施规划和人口控制,以收回因城市拥堵而导致的每年250亿元的经济活动损失。

这一宣布遭到了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工党的猛烈抨击。

Overseas migration accounts for 60 per cent of Australia's population growth

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表示,告诉人们应该住在哪里并不是他的事,但移民政策改革是堪培拉的问题。

安德鲁斯周二表示,“我并不是要告诉人们,他们应该住在哪里,而是要把人们联通起来,无论他们住在哪里,同时基础设施绝对重要。”

工党的前议员珍妮·麦卡利斯特(Jenny McAllister)说,杜吉的计划太含糊了。

“这还不是一个计划,是吗?这只是一个泛泛的讨论–我认为这就是缺陷所在,”她说道。“我们甚至不知道杜奇是否在谈论临时移民,他是在谈论永久移民吗?他到底在说什么?我们的普遍看法是,移民对澳大利亚非常有利。我们为多元文化遗产感到自豪,我们强烈意识到移民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利益。”

工党前座议员乔尔·菲茨吉本(Joel Fitzgibbon)也很沮丧,关于最新的政策声明政府并没有提供什么细节。

菲茨吉本说,“在澳大利亚的乡镇地区,特别是在园艺领域,我们面临着巨大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当社区想要参与这个项目时,这些项目就能发挥作用,我们有基础设施来支持新来的人,在那里我们有良好的卫生和教育系统,所以他们想留在这个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