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威尔士州反对党领袖 Luke Foley 的政治生涯似乎肯定会结束。

此前, Luke Foley 被指控性骚扰一名澳广女记者。

周四,这位女记者发表了一份爆炸性声明,声明中她详细描述了这起事件。

澳广发表了性骚扰事件中的受害者 Ashleigh Raper 的一份长篇声明,概述了她对 2016 年11 月下旬发生在 CBD 一家酒吧的骚扰事件的看法。

自从惩教厅长 David Elliott 以议会特权首次提出针对 Luke Foley 的指控以来, Ashleigh Raper 一直都拒绝置评。她表示,在最近与这位反对派领导人进行了交谈后,她决定打破沉默。

在这份声明发布之前, Ashleigh Raper 表示, Luke Foley 违背了周日与她通电话时做出的在周三之前辞去反对派领导人职务的承诺。

Ashleigh Raper 说,在那次谈话中, Luke Foley 对她说:“我不是性骚扰者,我只是个喝醉的白痴。”

她的声明称:“我从未想过会被推到幕前,也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更没有想过要做一个我从未想过要做的声明。”

“但我认为是时候让别人听到我的声音了。”

Ashleigh Raper 表示,“尽管我表达了既不愿评论也不愿投诉的愿望,但是公众辩论的升级,包括州议会和联邦议会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持续上升,以及媒体持续关注和政治利益的可能性”促使她发表了讲话。

她在声明中说:“接下来我所说的就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几个小时后,工党从议会大厦到了马丁广场酒吧。晚上晚些时候, Luke Foley 在宴会上走近一群人,当时我就在那群人里面,他向其他人道了晚安。他说话的时候就站在我旁边。”

“他把手伸进我衣服后面和内裤的缝隙里。他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上。”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说, Sean Nicholls 见证了这一事件。 Sean Nicholls 当时是悉尼先驱晨报的州政治编辑,现在是澳广的记者。

Ashleigh Raper 表示, Luke Foley 随后离开了酒吧,她才与 Nicholls 讨论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虽然我当时很震惊,但我决定不采取任何行动,并要求 Nicholls 对所有的事情保密。他也答应了我。”

她说,她当时没有说出这件事,其实是有几个原因。

Ashleigh Raper 表示:“我很清楚,受到这种行为影响的女性如果一旦提出控诉,往往就会遭受痛苦。”

“我很珍视自己作为该州政治记者的职位,我担心自己的工作不保。”

“我也担心公众对我个人和我年轻的家庭造成负面影响。”

“而现在,我已经深刻地感受到了这种影响。”

Ashleigh Raper 表示,她周日与 Luke Foley 进行了 19 分钟的电话交谈。其间, Luke Foley对她说,他“对自己在圣诞宴会上的行为感到后悔”。

“他告诉我,在过去两年里,他曾多次想和我谈论那个夜晚,他说因为他喝醉了,记不起那晚的所有细节,但他知道自己做了一些冒犯我的事,”她说。

“他再次对我道歉,对我说,‘我不是花花公子,我不是性骚扰者,我只是个喝醉的白痴。’”

她说,他承诺在周一或周三辞职,但不会在周二辞职,因为他“不想被指责企图用墨尔本盃的赛事掩盖自己的错误”。

但她说, Luke Foley 周二给她打了电话。她说,在通话中,他重申了自己的道歉,但表示根据法律建议,他不会辞去反对党领袖的职务。

Luke Foley 的党团同僚们坚称,只要 Luke Foley 继续否认这一指控,而 Ashleigh Raper 没有发表声明,他们就不会对他采取行动。

在参议院估计听证会上,自由党参议员 Eric Abetz 向澳广代理董事总经理 David Anderson 询问有关该指控的详细信息后,这家公共广播公司展开了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