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悉尼北部海灘醫院(Northern beach Hospital)進行剖腹產後,這位新媽媽不知道自己“險些喪命”。
該醫院的工作人員表示,由於在系統失靈、混亂、人手不足和供應短缺的情況下就向患者開放了,一位新媽媽在剖腹產幾天後後險些喪命。
但患者Astrid McCrank表示,她從未被告知自己險些喪命,這讓醫護人員深感震驚。

Astrid McCrank說:“但能確切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會使我和我丈夫安心。”
工作人員表示,McCrank的案例表明,Healthscope耗資6億元的公立和私立醫院在運營的頭幾周就出現了系統故障,嚴重影響了患者的護理。
11月5日,在醫院迎來第一批病人的七天之後,McCrank女士被收治。她懷孕近34周,已經開始出血。
她的胎盤遮住了子宮頸的開口(前維亞胎盤)。她需要進行緊急剖腹產手術。
McCrank表示,她在手術室門外的輪床上等了一個多小時。
醫生和護士們都在瘋狂地尋找血液和安全操作所需的設備。這一過程本應只耗時15分鐘。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透露:“大家都很困惑。現場只是一片混亂。”

另一名工作人員說:“他們不知道血液是否或如何從血庫流出,也不知道誰需要這些血液。”
參與此案的工作人員表示,這是他們工作生涯中壓力最大的情況。
另一名熟悉此案的工作人員說:“差點這就是一場災難。”
幾名工作人員證實,手術一開始,McCrank女士的護理沒有受到影響。
她生下了女兒Lillie。但她被轉移到ICU後發生的事情仍令醫護人員感到震驚。
McCrank女士的氣道受損,失去知覺,必須使用呼吸機。
工作人員說,她的氧氣水平已下降了到危險的低水平,臉色也變藍了。
為了挽救McCrank女士的生命,一位麻醉師不得不介入。
一名工作人員說:“這令她險些喪命。”
幾名員工認為,系統性失誤,包括糟糕的人員編製,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他們強調這不是JMO的錯。
另一名有類似表現的孕婦被轉移到皇家北岸醫院(Royal North Shore Hospital),因為北部海灘醫院(Northern Beaches)的工作人員不相信他們能安全地治療這個病人。
11月19日,在醫院的正式剪綵儀式上,NBH醫療諮詢委員會主席Stuart Pincott博士表示,醫院的任何問題都沒有影響到病人的護理。
工作人員表示,需要對此案進行全面審查。

McCrank太太於11月12日出院,但沒有出院證明。她上周會見了一名高級職員,後者聽取了她的擔憂,並代表醫院進行道歉。
但這位新媽媽說,她沒有被告知她的情況可能危及生命。
這位28歲的新媽媽說,她知道一些狀況,比如在剖腹產前采血、護士被導管絆倒、人手短缺,以及創可貼和撲熱黴素等供應短缺,但她不知道重症監護室發生的危及生命的事件。
McCrank女士說:“這些我們都不知道。”
從我能收集到的材料來看,他們上星期收到的我的出院證明時什麼也沒告訴我。
我覺得奇怪的是,很多員工——比我想象的要多——不斷地走進來,說“很高興看到你經歷了這麼多之後又恢復過來了。”
她說:“這很令人困惑……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關心我。”
McCrank表示,唯一表明出了問題的是一位資深臨床醫生的評論。
他說呼吸設備有點問題。就是這樣。
她說,她恢復意識的第一天,醫護人員一直問她還記得什麼。
“他們給了我一份關於創傷經歷的文件,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認為這顯然不是是所有剖腹產病人都能得到的。”
她說:“如果我和我的丈夫能夠確切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就能安心了。”
醫院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讚揚了其團隊技術嫻熟,確保了該家庭嬰兒的安全分娩以及正在進行的護理。
但是,這個有488張床位的醫院長期人手不足,而且胰島素、腎上腺素、輸液管、輪椅等重要藥物和醫療用品嚴重短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