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36岁的中国女子凯瑟琳·陈(Katherine Chen)拿到她的早餐账单时,没想到上面的一个单词却让她有小小的不快。

她点了一份葡萄干吐司外卖,上面有一个醒目的大写单词:亚洲人(ASIAN)。

这一事件发生在悉尼CBD的一家的咖啡馆里,陈女士是一位澳籍华裔,就住在悉尼。工作人员选择称呼她为“亚洲人”而不是她的名字,这样他们的同事就知道葡萄干吐司烤好后应该给谁。但是,他们不小心把单据备注给了陈女士。

这与最近一位美国女童的故事有相似之处,这名女孩被美国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当众嘲笑,因为她的名字是Abcde(发音为“Ab-city”),地勤当面大笑过后还把登机牌贴到脸书上。

这两件事让人们对唤名和基本礼仪礼貌等客服培训提出了质疑,陈女士认为两者略有不同。她说“我认为我的情况更多的是无意识的偏见/种族主义加上粗心大意。”

陈还说,她当时的感觉并不是被冒犯。

“我最大的反应是困惑,我并没有特别生气。我知道,服务行业(和其他行业)的人有时需要用简单的方式来描述不同样的人。对我来说,‘亚洲人’是一个快速而简单的描述,我有时也这样做(用种族/民族来描述其他人)。”

尽管她很宽宏大量,但她也在反思自己被种族歧视的问题:“如果我是白人,标签上就不会注明‘白种人’了。”

然而,最让人困惑的是,它是多么画蛇添足。陈说:“这似乎没有必要。那个地方并不热闹——当时排队的就我一个人,所以我很容易被认出来。我还和服务员我的人友好交谈了——问我的名字真的很容易。”

陈女士和Abcde并不是唯一感到难堪的人,一家澳大利亚航空公司今天也受到了指责。

12月1日(星期六),35岁的佩内洛普·特维姆洛(Penelope Twemlow)被维珍澳洲公司的一名员工嘲笑,因为她的名字很难发音,当时她正准备从布里斯班飞往阿德莱德。

特维姆洛说,“当我排队登机时,值机人员扫描了我的登机牌,并试着念了好几遍我的姓,结果却笑着说‘这个名字很奇怪,不是吗?’”

她已经慢慢习惯了,因为当人们正确发音时,听起来就像是有语言障碍的样子。

这位“女性掌权”(Women in Power)的联合创始兼董事长觉得机场事件冒犯了她:“当她嘲笑我的名字时,我感到尴尬,但主要是愤怒。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活力和多元文化的世界,因此嘲笑别人的名字和传统,是令人厌恶的。我很幸运,我的脸皮够厚,不会去计较,但有些人会。”

作为回应,维珍澳洲航空的发言人说:“我们很遗憾听到这位乘客的遭遇,一旦我们有更多的细节,我们将做进一步调查。我们可以向您保证,我们的团队成员致力于提供最佳的客户体验,并尽其所能确保我们的客人有一个愉快的飞行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