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机场火车站验票闸门进行技术升级后,试图利用Opal卡票务系统漏洞的乘客将无法再钻空子了。

票务运营商Cubic的这一技术升级意味着,从明年1月7日起,余额为负数的Opal卡乘客将无法通过闸机,除非他们在国内和国际航站楼内先向Opal卡充值。

数周前,新州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持欠费卡通过闸机导致的票务收入损失已达780万元。

在截至今年6月的一年里,收入损失就达到380万元,而绝大部分收入损失都是在机场的火车站。

整个城市铁路网络,乘火车去机场的费用是最贵的。在高峰时段,从悉尼市中心到国内或国际航站楼站的单程成人票价是18.70元。

然而,火车乘客持成人Opal卡,在高峰时段只需有3.46元(其它时段2.42元)的最低余额,仍可以通过其他车站进入乘车。

交通厅长安德鲁·康斯坦斯(Andrew Constance)表示,安装这项技术是为了防止“车费盗窃”,从而使政府能够加大对公共交通的投资。

“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掏钱乘车,而这项技术将确保这一点,”他说。“我们在大门两侧都安装了Opal机器,还提供用信用卡或借记卡出入站拍卡。”

最近,越来越多使用信用卡和借记卡在悉尼铁路网上进行的所谓非接触式支付,也意在帮助遏制逃票行为。

在最近采取的防止逃票的措施中,乘客在机场车站购买Opal卡至少需要充值35元。

与伦敦和香港等其他主要城市不同,新州对新Opal卡不收费,尽管制作和发行成本超过2元。

截至6月底,余额为负数的Opal卡数量从去年同期的近77.7万张上升41%,至110万张。除非乘客充值,这些未登记的Opal卡损失收入便无法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