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名居民感到恐惧、愤怒和压力山大。

即使是那些来自摇摇欲坠的Opal Tower居民能够住在附近的Pullman酒店,他们也不得不在两天内再次离开,因为酒店在新年前夜的客房已被预订一空。

这将是自平安夜以来,来自这座36层建筑的悉尼居民第三次被迫“搬家”。周四,开发商和建筑商再次要求所有人撤离,以调查问题原因。

一些人已经决定完全搬走,一名男子被派去取回老板的物品,其中包括一只巨大的泰迪熊。

那些最初能够返回公寓楼的人(51处被认为不安全),他们表示夜不能寐,每次听到噪音时都感到害怕。

法扎德·雷兹瓦尼(Farzad Rezvani)说,他的妻子三个星期前才从伊朗过来,她非常害怕,不敢住在他们家,而他本身也才在里面只住了2个月。

与此同时,那些有孩子和宠物的人压力最大。

一位名叫亚历克斯的男子说,他们的酒店房间里没有烹饪设备,而他们还要照顾两岁的女儿。

“我们不想呆在这里,这里不安全,”他在搬动他们的东西时说。“压力很大。我们不能(在酒店)做饭,而且我们有孩子,所以我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我们已经10天在外面吃饭了,实在不想吃了,我们不知道要去哪里。”

Opal Tower was build on reclaimed land that used to be a swamp. It is less than 300m from another mangrove swamp

养宠物的人要么必须和家人住在一起,要么就得等开发商帮他们找到可以接收动物的地方,而在这个城市,新年房间已经订满了。

对许多人来说,造成他们焦虑的最大问题是大楼的安全。

当地居民抱怨称,现场的保安人员似乎没有积极地对这一地区实施限制,技工可以在没有身份检查的情况下自由进出。

16楼的居民Yogi说,他看到保安什么也没做,“这些人应该是帮我们照看财物的人,人们担心,他们如何保证我们的财物安全?我们失眠,痛苦不堪。如果有人说这栋楼很安全,就来我的公寓睡一晚吧。”

Yogi还说,他很生气,因为他没有时间来搬东西,现场没有合适的行动计划,也没有一个团队专门负责这个过程。

居民在周五回来取额外的物品或安排住宿选择,他们不确定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许多人已经“山穷水尽”,他们还要支付本周到期的房租。他们被告知需要10天的时间,因为开发商Icon、建筑商Ecove和他们的专业团队仍在为问题挠头不已。

他们知道问题出在10楼的一块嵌板上,但经过严格的检查,他们不知道是什么导致面板破裂,并让居民紧急疏散。

今天在面对媒体面前,Ecove的主管Bassam Aflak表示,每个人仍然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没有人对此做出解释,”他说。“我们真的不知道问题出在哪,这就是为什么要花这么长时间给居民提供答案。有很多涉及的大公司都没犯什么错,所以在我们还在调查原因的时候,仅一次出问题就批评他们是不公平的。”

尽管昨日早些时候出现互相甩锅的游戏,但这家建筑公司和开发商如今已结成统一战线,表示他们正与工程师和制造商合作,以解决这个问题。

A shocking photo from inside the building showed a plaster panel collapsed in a heap and a crack down the length of the wall

在此之前,今天有消息透露,签署这座大厦结构完整性的认证人此前曾受到建筑监管机构的处罚。但Aflak和Icon为大楼的完整性和质量进行了辩护,并向居民保证大楼是安全的。

Icon为居民提供住宿补偿,一居室公寓每晚220元,两居室300元,三居室400元,四居室500元。餐费方面,他们如果是住在有提供早餐的酒店,每人每天的午餐加晚餐费用为100元,不包括早餐的餐补为每人每天120元。

The retiree never saw any visible damage in the building and as a renter, did not receive any emails or text messages about the crisis

他们被告知撤离时要把钥匙留在接待处,这样工程师才能进入。

周五,新州反对党党魁Michael Daley回到大楼前,质问州长Gladys Berejiklian和她的计划厅长为什么没有前来。

他说:“很多家庭都感到震惊,在21世纪的悉尼,当人们说他们在家里感到不安全时,这是怎么回事?人们敲开他们的家门,告诉你必须离开。”

“问题比答案更多。”

Daley再次呼吁州长派一名政府代表去协调当地居民的情况。

Ecove仍有大约30套公寓等待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