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2018年交付公寓楼结算价较合约价下跌了20%。新一批公寓楼涌入市场,加剧了信贷紧缩压力以及房地产投资税收政策的不确定性,据预计,墨尔本公寓楼今年将面临进一步的下行压力。

澳大利亚咨询机构BIS Oxford Economics预计,今年墨尔本交付的高层公寓楼——楼层高于四层或更高——将从去年的13,500套增至17,000套。

随着竣工大楼的增加和银行第二次价值评估的进行,墨尔本的房市将面临进一步的下行压力。悉尼与墨尔本的情况相似,2019年的交付量同2018年相差甚少,从2018年的28,000下降至26,300。

信贷紧缩,对借款人支出的严格审查以及买家积极性的降低,可能会进一步降低房产价格。

BIS Oxford Economics住房部门副主管安吉·齐格马尼斯(Angie Zigomanis)表示:“对悉尼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其2019年的住房交付量仍保持高位,对墨尔本来说,其住房交付量仍在上升。”

“信贷紧缩将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比如楼房空置率上升,租金下降,就会拉大租金和贷款成本之间的差距。租金的降低也会影响买房者的投资意愿,导致公寓楼价格进一步下跌。”

BIS表示,布里斯班的公寓市场迎来首次下降,今年交付房屋数量预计5700——接近2017年的一半。

CoreLogic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澳洲公寓价格全年下跌4.3%,其中悉尼下跌6.3%,墨尔本下跌2.3%。 珀斯(6.5%)和达尔文(10.4%)的跌幅更大,但悉尼和墨尔本的市场较大,对国家总数据影响程度大。

市场面临巨大压力。 然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未报告的估值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新落成的Australia 108公寓价格下降,这是该国最高的住宅大楼,由新加坡开发商Aspial旗下的World Class Land开发。

墨尔本南岸101层高的复式顶层公寓在2015年以2500万刀的价格出售 – 每平方米超过33,000刀——创下了新纪录,此外,该公寓楼的其他单元房价格也十分昂贵。

2015年4月,海外买家以708,000刀的价格购买了28层的两居室公寓,去年6月,该公寓的估值为56万刀,下降了近21%。

首批277套公寓——约占1105套公寓总数的四分之一——在6月份开始分阶段完工交房,14-30层单元房的交付使开发商盈利1.47亿刀,保证大楼建设质量。

并非所有公寓都遭遇贬值,但数据显示,价格高于每平方米10,000到的公寓跌幅最大。

2015年3月购买的一居室公寓售价为586,000刀,该公寓于去年10月进行重新估价,价格仅为490,000刀,价格下降超过16%。

该数据来源于CoreLogic,它预计两大城市的单元房市场将继续面临下行压力。

CoreLogic表示:“单元楼的供过于求,这可能导致悉尼和墨尔本的单元房市场面临困境,对新交付公寓楼影响最大。”

“购房需求受到一系列因素的负面影响,其中包括海外和州际的移民率下降,国内外投资者减少,期房估值偏低以及收紧的贷款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