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需要彻底改革驾车者如何使用道路,一位领先的交通经济学家建议在高峰时段在所有道路上每公里收费5分钱。

悉尼大学的亨舍(David Hensher)表示需要进行彻底修改,因为政府建设更多收费公路的政策只能在拥堵问题恶化之前再争取几年时间。

由于在城市收费公路上开车的成本是一个州选举的议题,亨舍教授提出了一个道路收费系统,在高峰时段,对大都市区所有驾车族收取每公里5分钱的费用,但在其余时间不收任何费用。

为了确保驾车族的处境不会比之前恶化,亨舍教授提议将车辆牌照登记费用减半,一般私家车每年的费用为429元至677元。

亨舍教授认为,如果驾车族在高峰时段平均每年行驶约4000公里,那么每公里收费5分钱,并且牌照数量不变,那么他们的经济负担实际上会减轻。

他表示,这种定价模式会鼓励更多人在免费的非高峰时段开车,从而减少高峰时段的拥堵和出行时间。

他说:“各级政府都对定价改革持怀疑态度,因为他们认为这会使选票流失,但他们从未试图考虑对选民的利益。”

虽然承认这是一种激进的做法,但他表示,他所领导的大学交通与物流研究所的研究表明,“道路收费改革”将把高峰时段的拥堵率降低10%,或相当于“学校假期的水平“。

亨舍教授说,需要向人们证明他们会从这些变化中受益,因为“大多数人都是从“这会让我付出什么代价“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他说:“如果可以证明他们的经济状况不会恶化,可以节省时间,那么公众会接受该计划的。”

该大学的一项调查发现,如果有经济上的激励,70%的司机会愿意在非高峰期开车出行并节省旅程时间。

“我们无法摆脱问题。我们需要提出一种新的定价模式。”他说。

道路厅长帕维(Melinda Pavey)的发言人表示,联盟党不支持“对驾驶者征收新税或对该提案所要求的对道路网络上的行车轨迹进行详细跟踪”。

工党交通事务发言人麦凯(Jodi McKay)表示,她反对这项提议,因为它会在经济上惩罚那些长途旅行的人,例如西悉尼的车族,并且很难管理。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交通主管特利尔(Marion Terrill)表示,需要一种新的收费方式让人们为拥堵付出代价,但任何方案都必须视为公平,以让公众接受。

悉尼拥有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更长的收费公路。一旦价值168亿元的WestConnex在2023年完工,悉尼将拥有12条收费公路,其中包括北边30亿元的NorthConnex隧道。一年之后,耗资高达26亿元的南边的F6延长线第一阶段也将开放。

亨舍教授曾警告说,悉尼存在“收费公路饱和”的危险,并表示越来越多的悉尼人由于家庭预算紧张而不得不重新考虑使用收费公路。

如果工党本月赢得新州选举,承诺将重新推出一项计划,要求驾车族为Parramatta和Homebush之间加宽的M4高速公路付费。

而联盟党给收费公路固定用户的甜头是,那些平均每周花费25元或以上通行费的人可以免费进行车辆牌照登记。

亨舍教授说,这两个方案都是“政治化妆品争夺战,没有解决如何使整个交通网表现更好的根本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