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一名男子指控新州历史上最著名的儿童性侵案审判法官之一,Graeme Curran,在近40年前强奸了他,但这名法官在此之前并没有因此受到指控。

现年67岁的法官Graeme Curran强烈否认了所有这些可怕的指控,并否认了自己在上世纪80年代曾九次猥亵这个男孩。

在周一对Curran的审判中,原告的两位老朋友告诉Downing中心地区法院,在大学期间,他们的前室友向他们透露了这起虐待行为,但这位地方法官并未因此受到指控。

这位前儿童法庭法官被控在1974年猥亵了他第一次见到的男孩,当时Curran只有22岁,男孩只有7岁。

检察官称,Curran很快就成了受害者的看护者,他给受害者起了个绰号叫“小小鸡”(little chicken),还给用礼物、海外度假和一辆送给父母的汽车引诱了这个男孩。

检察官Mark Hobart表示,这名让男孩父母亲信赖的保姆与这名男孩裸睡,周末在家中过夜时触摸男孩的生殖器,与他一起洗澡,并在男孩13岁和14岁的一次私人航海旅行中对他口交。

男孩的朋友周一出庭作证。这位朋友曾和男孩在同一所大学学习,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与原告一起生活并且在一个乐队里演奏。

这名男子说,原告在1993年给了他一封信,指控Curran把他锁在家里的一个房间里,对他实施了性侵犯。

他描述了自己被Curran虐待的经历。原告在信中使用了强奸这个词。

另一名证人也提供了证据,他曾在同一时间与原告一起学习、生活和工作。

这位朋友说:“他用了‘猥亵’和‘强奸’这两个词……我认为他们进行了肛交。”

“他知道,当Graeme走进房间并锁上门时,他就会被Graeme性侵。”

今年2月,当这位朋友与刑事检控官讨论这方面内容时,检察官Mark Hobart表示,“你可能需要考虑一下”,并建议他联系原告的指导律师。

辩护律师Phillip Boulten表示,原告“从未暗示Graeme Curran与他发生肛交”。

原告的朋友表示,自从那次性侵之后,原告发现自己失去了某种表达能力,还说“Graeme Curran偷走了我的声音”。

负责审理此次案件的是Anthony Rafter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