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昨晚,Daley和Berejiklian就生活成本措施、醫院的精神衛生保健以及對學校教師的支持等問題進行了電視直播辯論。兩位領導人都排除了進一步私有化州資產或開設另一家燃煤電廠的可能性。

在《每日電訊報》和西悉尼大學Kingswood分校舉行的論壇上,兩黨領袖都利用這個機會向新州的選民大膽宣傳。

然而,在接受觀眾有關TAFE資金的提問時,Daley無法解釋他將在TAFE上再花多少錢。TAFE是工黨的一項關鍵政策,Daley表示,他必須核實一下。

他聲稱將再投資30億元,但當新州州長讓他再次對此表態時,他表示需要證實一下。

「等一下,Michael Daley……你不確定……你在學校和TAFE要花多少錢?」現場觀眾提問道。

在Gonski的資助問題上,他也回答不上來自己領導的工黨政府將為教育資助模式貢獻多少。後來,他不得不澄清,在聯邦政府為Gonski提供的74億元資金中,工黨將貢獻27億元。

不出所料,體育場辯論是當晚最激烈的話題之一,而Michael Daley無法透露他將為Allianz Stadium的工程投入多少資金。

當新州州長向Michael Daley施壓,表示他的計劃不會比她的政府花費少多少時,他還是回答不上來要花多少錢讓這個體育場達標。

儘管在這場直播辯論中,新州工黨領袖Michael Daley在關鍵資金承諾的細節問題上有些磕磕絆絆,但他仍堅持認為自己是個數字專家。

Daley認為,競選活動應該是「思想的較量」,而不是記憶的較量。

「政治和公眾生活不是一個遊戲節目,也不是一個記憶測試,」他說。

這位工黨領袖承認,在周三晚間的辯論中,他「回答不上來」一些細節。

Daley在西悉尼大學對聽眾表示,我將「答覆你們」工黨政府將在TAFE上投入多少資金。

在解釋他將如何以不同於當前聯盟黨政府的方式為Gonski基金模式提供資金時,他也感到困惑。

這位反對派領導人說,他是人,長期的競選活動對他的大腦造成了損害。但他堅持認為他對數字還是很敏感的。

他說:「我是人,有時會把細節弄混,這就是事情的經過。我本來可以做得更好的。」

Daley認為,新州的選民更感興趣的是他對該州的宏偉構想,而不是他的記憶能力。

他說:「政界人士和其他人一樣,他們也會犯錯誤,但是他們追求的是遠見、政策和實施這些政策的能力。

「人們期待的是更好政策的承諾。」

新州州長Gladys Berejiklian稱工黨領袖Michael Daley是「一匹會耍花招的小馬」,因為他發起了一場以取消基礎設施項目為核心的政治運動。

她說,如果工黨在本周末當選,Southwest Metro支線、F6高速公路支線和Western Harbour Tunnel/Beaches Link項目都將被取消。

「他想做的就是取消一些項目!他真的提出了什麼對新州未來有利的東西嗎?」 Berejiklian表示。

「如果你危及這些項目,你實際上是在危及就業,新州失業率達到3.9%並非偶然。」

周三晚,在Penrith舉行的兩黨領袖辯論中,Daley沒有回答上來教育經費問題。

他的表現Berejiklian贏得了這場辯論。現場100張選票中,50票贊成Berejiklian,25票支持Michael Daley,25名選民仍未做出決定。

「對我來說,這只是我工作中的又一天。作為州長,你必須確保向新州人民解釋你的政策,這是我將繼續做的事情,」 Berejiklian表示。

周四上午,Berejiklian參觀了悉尼地鐵的Barangaroo工地,她和交通廳長Andrew Constance冒著瓢潑大雨檢查了悉尼地鐵的第五隧道挖掘工程。

交通廳長Andrew Constance表示:「我對悉尼地鐵城市和西南項目的進展感到非常興奮。」

「在過去的5個月里,4個巨型鑽孔機一直忙於挖掘超過5公里的地下隧道——這相當於悉尼地鐵隧道施工任務的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