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新州正举行选举投票,“毫厘之差”、“拉锯战”、“选情胶着”等熟悉的词语扑面而来。

全州民调显示,这场比赛可谓是你争我夺。

在新州的失业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的时候,州长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在基础设施项目上投入数百亿元。然而,自上次选举以来,她在新州议会中的多数优势不断萎缩——先是2016年失去了国家党的Orange大本营,然后是去年的Wagga Wagga。

这意味着只要周六丢掉六个席位,联盟党政府就会失去多数席。

那么选举结果可能会如何呢?

有迹象表明这次选举可能会打破新州选举的至少一条常规——新州选举的输赢通常由大悉尼地区决定,因为议会60%左右的席位都在那里,但这一次,乡镇席位才是真正的兵家必争之地。

“在我所看过的所有选举中,这是最关注乡镇地区的选举。”一位资深的工党战略家表示。

政府的10个游离选区有6个位于乡镇,其中5个归国家党。就连新州西部的Barwon,国家党拥有12.9%的得票率优势,现在也收到渔猎农夫党(Shooters, Fishers and Farmers Party)的严重威胁。

新州过去两次选举都出现了异常大的波动。2011年,自由党和国家党在选民抛弃了连任16年的工党政府之后,以16.5%的两党支持率优势击败工党。

四年后,联盟党再次连任,但这一成功掩盖了两党支持率又一次大转变——9.9%的选民重回工党怀抱。

这一次,只要联盟党在全州范围内流失3.2%的选票,就足以剥夺他们的多数席位。但是,地方竞争的复杂性,特别是在一些内陆席位上,意味着任何全州范围内的投票趋势都可能无法在最终结果中得到充分体现。

如果投票结果与民调结果一致,那么新州议会下院的最终数字可能几天都不知道。而议会上院的确切构成可能要等几周才能明确。

联盟党设法保住多数席

如果联盟党胜出,那将是近半个世纪以来新州选民第一次给予保守党政府第三个任期。

但是联盟党,尤其是国家党,本周一直刻意淡化胜选的可能性,以免激怒不满的选民,他们坚称选情“太靠近了,很难说”。

一名自由党高官表示,悉尼几个关键席位(包括Penrith和East Hill)的结果都在一线之间,而Goulburn也是。“事实上,我们在East Hill的竞争非常激烈,这是我们在2011年从工党手中赢下的工党席位,重点不是我们可能失去East Hill,而是我们现在仍然可以与工党一争高下,这展现出贝姬莲在那里做了多少工作。”

消息人士称,Coogee可能已经没希望了。“可悲的是,我认为我们已经在Coogee落后太多,回不去了。”

一个重大的未知数是,选民对联邦莫里森政府的愤怒,会给州一级的自由党和国家党造成多大影响。新州的选举常常被国家层面的政治争议所掩盖,这些争议提醒着选民,最近联邦联盟党内部和领导层有多么动荡。

“选情太接近了,很难知道联邦政府对我们的影响,但我会说,如果我们赢得选举,那将不会是因为他们,而是都怪他们。”消息人士称,“显然我觉得我们该赢,但如果我不得不说,我怀疑会是一个少数政府。”

国家党最有风险的席位是Barwon和Lismore,尽管Tweed和Murray也在他们的关注列表中。

工党盯着乡村席位

工党的成功大道贯穿乡村地区,它很有希望夺下偏远北部地区的三个海滨选区——Lismore、Tweed和Ballina,并且对其他游离乡镇选区包括Upper Hunter和Goulburn保持乐观。

一位工党策略师表示,“我们还没见过这么多乡镇选区比城市选区重要的选举。”

该党也有信心拿下悉尼的几个选区,特别是Coogee和East Hill。

但工党很难拿下新州议会下院93个席位中过半所需的13席。政府最近的民调显示的那样,全澳的选票波动率约为4%,工党最多只能拿下13席中的一半。

如果工党想赢,就必须在Penrith,Oatley,Holsworthy,Heathcote和Bega等多拿6%至9%的选票,赢下一系列联盟党的位子。

而要这种情况发生,工党党魁戴利必须“做对所有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高的要求”。

戴利本周关于悉尼亚裔留学生夺走本地人饭碗的评论引起了灾难,可能损害工党前景。

但是,新州议会中立议员的规模——以及它可能在本次选举后增长的前景——可能让戴利拥有少数政府。

工党战略家说,“我们绝对可能组建政府”。

悬峙议会?

贝姬莲在选战期间拒绝讨论悬峙议会的前景,只肯说它是个“假设”。

但赌徒们可不这么谨慎——博彩市场认为出现悬峙议会的可能性比任何一党获胜都要高。如果他们赌对了,那么组建政府的人将需要小党派或独立人士的支持才能生存。

如果出现悬峙议会,那么三位独立议员——Alex Greenwich(悉尼),Greg Piper(Lake Macquarie)和Joe McGirr(Wagga Wagga)可能会成为“造王者”——前提是他们能连任。

绿党现在拥有三个下院席位,已经表示不会支持联盟党,但愿意跟工党谈判。与此同时,渔猎农夫党很有可能进入下院,并准备与两党谈判。

历史表明,在议会悬而未决的情况下,拥有最多席位的政党更有可能成立政府。但是,中立议员的人数之多和多样性,意味着谈判可能很持久而且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