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一份新報告發現,澳大利亞槍支遊說團體的規模和人均政治捐款及競選支出與美國強大的全國步槍協會(NRA)相當。

報告稱,澳大利亞支持槍支的團體也在模仿美國NRA的政治策略,以一種“協調一致、秘密進行”的努力,破壞澳大利亞嚴格的槍支法律。

根據澳大利亞槍支遊說團體的秘密遊說,自2011年以來,支持槍支的團體向各政黨捐贈了170萬元。

槍支遊說團體在資助競選活動上的花費甚至更多。

這份由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獨家獲得的報告呼籲禁止來自槍支遊說團體的政治捐款。

作者Bill Browne警告稱,公眾對槍支管制的意願正在被規避,因為槍支遊說團體正在暗中破壞1996年Port Arthur大屠殺後出台的法律。

“大多數澳大利亞人支持加強槍支管制,”該報告寫道。

“儘管如此,沒有一個州或地區完全遵守《全國槍支協議》,政府仍面臨壓力,要求允許進口和銷售威力更大、射速更快的槍支。”

“政客們對槍支管制意願的蔑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歸因於澳大利亞槍支遊說團體的雄厚財力。儘管澳大利亞的槍支遊說團體在政治競選上花費了類似的金額,但澳大利亞槍支遊說團體的知名度遠低於美國NRA。”

澳大利亞槍支組織擁有多達20萬名成員

該報告發現,澳大利亞運動射擊協會(SSAA)的人均成員數量幾乎與全國步槍協會(NRA)相當。

射擊協會(SSAA)擁有近20萬名會員,約佔全國人口的0.8%。

相比之下,全國步槍協會大約有400萬會員,佔全國人口的1.1%至1.5%。

SSAA估計每年的總收入為1 800萬元。

澳大利亞槍支遊說團體的另一個重要參與者是澳大利亞射擊產業基金會(SIFA)。

SIFA成立於2014年,是槍械行業的頂峰機構。

根據這份報告,該公司在2014年至2018年底期間獲得了120萬元。

該公司董事之一是昆士蘭州槍支批發商Robert Nioa,他是澳大利亞前聯邦議員鮑勃•卡特(Bob Katter)的妹夫。

報告稱:“調查結果非常相似,這兩種文化足以讓大多數認為美國槍支遊說團體比澳大利亞的同類團體要大得多,資源也更豐富的澳大利亞人感到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