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年

中国抓贪腐官员的力度不断加大

让很多做贼心虚的官员都闻风丧胆

官商勾结的风气也日渐下降

然而,这股不正之风

或许正随着中国的商人

悄悄潜入了澳洲政界

在大洋彼岸生根发芽…

最近,两名悉尼市议员

与一名开发商的中国之行案件

被移交给了新州的腐败监察机构

据称两位议员帮助开发商

推进项目审批

他们坚称没有收受贿赂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前Hurstville市长Vince Badalati对悉尼先驱晨报表示:

2016年4月,他和自由党市议员Con Hindi访问了唐山的一家中国能源和废物处理公司,但他们支付了自己的机票和住宿费用。

然而,投资者刘玉清(Yuqing Liu,音译)和房地产开发商刘文生(Wensheng Liu,音译)在中文媒体参加的一个仪式上,签署了一项1.3亿澳元的协议。

该资金将被注入Hurstville两栋公寓大楼的建设,Badalati在台上鼓掌,还发表了一个演讲。

根据新州最高法庭提交的文件,Badalati谈到刘文生时说:“我并不怎么了解他。”

Badalati表示,刘文生邀请他和Hindi作为他的“投资委员会”成员,到中国访问。

Badalati告诉悉尼先驱晨报:“我只见过他几次,仅此而已,我只是被要求做一个关于Hurstville和投资机会的演讲。

Badalati声称,他和Hindi支付了在唐山的差旅费用,但实际上,刘玉清的鑫丰公司接待了他们,他们通过律师表示,公司支付了来访方的住宿费用。

刘文生、刘玉清、Vince Badalati和Con Hindi在悉尼的签字仪式上

Badalati还承认,在旅行前一个月,他和Hindi在悉尼唐人街参加了由刘文生主办的晚宴,在那里他被拍下与开发商和投资者签署了一份协议。

在中国旅行一周后,Hindi和Badalati在Hurstville议会会议上拒绝了规划机构的建议,并投票赞成在Hurstville的Treacy St、刘文生拟建的11层高楼上再增加5层。

市议会还接受了伴随修正案而来的适度的财政提议。

Hindi和Badalati再一次没有声明他们与两名刘先生的关系。

5月4日,作为悉尼东区联合区域规划小组成员,这两人是5名小组成员中仅有的投票支持地块审核的两人,但申请最终没有通过。

在4月20日的议会会议上,他们还投票批准了刘的另一家公司One Capital提出的一项规划提案:

该提案旨在改变Hurstville的Forest Road一个街区的分区,并暗示将在该街区修建一家酒店、商店和公寓。

他们投票决定,将开发项目的最高高度和建筑面积比提高到内部报告所建议的范围之外。

Vince Badalati在中国唐山的仪式上,在左后方鼓掌

后来,在新成立的乔治河市议会下属的市议会和委员会会议上,这两人还投票赞成了这一名为Landmark Square Precinct的开发提案,

包括在2018年6月向环境和规划委员会提出一项建议,取消该地块的可负担性住房。

该决议于2017年8月在市议会管理期间获得通过。

在悉尼先驱晨报的调查之后,乔治河市议会的一名发言人表示,他们正在调查Hindi和Badalati被指控的不当行为。

悉尼先驱晨报还了解到,Hindi和Badalati的案件已提交给独立反腐败委员会以及新州地方政府办公室。

廉政公署(ICAC)发言人表示,该机构既不能确认也不能否认,是否已收到关于特定个人的案件转介或正在调查特定个人。

2016年,Hindi因不当行为被停职两个月后,成功提出申诉,但他没有回复悉尼先驱晨报的电话。

自去年One Capital和GR Capital开始管理以来,这两个开发项目都陷入了停滞。

托管公司BRI Ferrier在2018年11月的一份报告中称,董事们似乎已经离开了澳洲

“而且一直未能按照要求协助我们进行调查,这些调查将报告给ASIC”。

根据刘玉清的一份宣誓书显示,在2016年3月访问澳洲期间,刘文生在他的办公室将自己介绍给了Badalati。

他最近因一笔1000万澳元的未偿贷款赢得了对GR Capital的诉讼。

据称,刘文生在讨论投资前景时这样说道:“我可以向你介绍Hurstville市长。”

Badalati表示,他和Hindi应邀去唐山参观鑫丰的工厂。他说:“他们在那里举行了签字仪式,但基本上是为了看看使用厨房垃圾的发电站。”

印象结语
在澳的中国商人很多时候总是忘不了国内官场那一套伎俩而难以置信的是澳洲的议员居然做出这种事

虽然事情还没最终定论

但是真相会渐渐浮出水面

而违法的澳洲议员

自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