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悉尼东部、北部和内西区的投资者都受到了一项征税的影响,他们名下的一套房子的租金收入中,过半都要用来缴税,现在一个产业组织呼吁政府对这项税收进行紧急改革。

《澳洲金融评论报》对新州政府土地税及租金数据的分析显示,新州土地税给投资者带来了很大影响。

Lane Cove和Woollahra的投资者受到了最大影响。这两个地方的土地价格中位值分别是214万元和164万元,远高于土地税的69.2万元门槛,投资者如果将房子出租一年,要缴纳的税会超过收到的租金的一半。

新州房地产理事会执行总监Jane Fitzgerald表示,这项税收会给投资带来消极影响,可能还会给房租带来上行压力,因为业主们会想要用房租来负担这些成本。

这项土地税似乎还给Strathfield、Mosman、Hunters Hill和Burwood带来了影响。

家庭和社区服务厅没能收集到这些地区房子的租金数据,这也表示这些地区大部分都是自住房业主。自住房业主不受到土地税的影响,因为它排除了那些把房子作为主要居住地以及作为类似农场这样生产地点的业主。

“房产税和收费必须透明、公平和一致。这些征税增加房屋成本或导致租金上涨,影响投资。州政府和当地政府都需要更加关注这一点。“

重新当选的忻州自由党在此前竞选时就排除了对现有土地税结构进行改革的可能性。

新州土地税的计算方式和联邦收入税的计算方式是类似的。用房屋的价值减去土地税的门槛值,然后乘以1.6%,在这基础上增加100元。

NSW Valuer-General每年10月都会更新土地税门槛值。另外还有一个额外的门槛值是423.1万元,计算土地税的公式是一样的,但土地税比例变成了2%,而在计算的基础上要增加56,724元。

土地税同样给North Sydney, Willoughby, and Canada Bay带来了影响,租金收入的40%都要用来缴税。

Waverly, Randwick和Ku-ring-gai租金收入的30%甚至更多要用来缴税。

虽然受到土地税压力的房产数量近几年相对保持稳定,但土地税收入却稳步增加,这就说明有一小部分的投资者受到了更多压力。

上涨的门槛值也让很多新建的出租公寓免受土地税的影响,这就让很多传统独栋屋承担了大部分土地税的压力,投资者就不太愿意买下这类房屋来出租给家庭。

新州最新预算案显示,这个财年,新州的土地税跳涨了13%至42亿元,而且预计还将平均增长6%。

很多研究都呼吁用土地税来取代印花税,因为土地税更有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