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储行警告称,由于联合政府和工党把这次选举变成了对经济管理的考验,澳大利亚的房价下跌可能会导致失业率上升,给澳大利亚的经济稳定带来威胁。
银行的压力测试显示,澳大利亚的银行目前能够承受两位数的失业率和逾30%的房价下跌带来的影响,但目前房价下跌速度快于预期,造成了比以往更大的不确定性。
澳储行说:“近期,在市场疲软的情况下,大量新公寓的交付可能会加剧房价下跌。”

Core Logic的数据显示,目前,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仍比2012年高出40%至50%,但在过去的12个月里已下跌了11.5%。
澳储行表示,目前批准的贷款从只付息转为本息贷款是财政压力的一个潜在来源。
该行说:“这样做的话,这些贷款人需要偿还的贷款额将大幅增加,通常将高达40%。”
据估计,2019年,将会有1200亿澳元的只付息贷款(占已发行贷款的7%)转换为本息贷款。
该行表示,所有抵押贷款预付款的要求仍然很高,拖欠房屋贷款的金额也从非常低的水平急剧上升。

澳储行表示,从国际上看,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仍是影响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最大威胁,而通过不透明的非银行渠道融资的债务水平以及持续的贸易紧张局势,似乎加大了近期触发经济危机的可能性。
根据澳储行的说法,提振放缓的经济和维持经济稳定之间的微妙平衡可能会动摇。
这份报告是澳大利亚国内和国际监管机构发出的一系列不祥报告中的最新一份。这些监管机构预计将会下调澳大利亚经济增长预期,工人加薪的希望也变得渺茫。

随着竞选活动的开始,经济形势的急剧恶化使两大政党在经济前景上产生了分歧。
联盟党认为,较低的税收将帮助澳大利亚度过经济难关。
国民经济核算显示,在联合政府的监督下,澳大利亚的经济一直在放缓。今年下半年,澳大利亚政府猛踩刹车,经济增速低至2.3%,远低于市场预期。
尽管企业利润一直在稳步增长,但薪资水平尚未显示出任何回升至3%至4%这一历史正常水平的切实迹象。
肖顿(Shorten)先生说:“澳大利亚的问题是,除了人们的工资,一切都在上涨。这种经济管理不符合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