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爱周末到CBD嗨起的同学们有没有注意到,在狂欢人群灯红酒绿的喧嚣中,有一群人显得格格不入

他们穿着反光背心,三五成群在街道上来回巡逻。

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不是警察,也不像是哪家店雇来的保安,只是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罢了。

他们在CBD巡逻,化解街边的小冲突,帮助路人,把他们扶进帐篷里。递水,充电,无微不至地照顾。

这些人到底是谁?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些人是一项名为Take Kare的活动的志愿者。

他们不求钱不求名

每周来到这里

为的是让全悉尼的孩子能平安到家…

故事要从2012年讲起…

初到悉尼

照片里是Kelly一家。

母亲Kathy和父亲Ralph十分恩爱,就是他们组织了悉尼街头的义务巡逻活动。

他们住在新州南部的Burradoo,生活富足而美满。家中的三个孩个个聪明伶俐,前景光明。

Thomas Kelly

18岁的老大Thomas最近刚刚搬到悉尼,在一家会计事务所开始实习。

这周末——2012年7月7日——Thomas不打算回家。他准备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地点就在悉尼CBD。这是他头一次尝试悉尼的夜生活。他向担心的父母保证他一定会注意安全

噩耗传来

晚上10点25分,Kelly家的电话响了。母亲Kathy接起电话,听了几句后就把电话塞给丈夫。是医院打来的。她听清了每一个字,但却不敢细想背后的含义…

十分钟后,夫妻俩就已经在前往悉尼的路上。120公里的路程,夫妻俩一句话都没说,他们希望这只是个误会,希望等他们赶到悉尼圣文森特医院的时候,他们的大儿子Thomas会笑盈盈地告诉他们,一点小伤,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然而,等待他们的,是两位警官。

Thomas被人在大街上袭击

头部砸向了地面

现在正在手术中

Kathy和Ralph仍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儿子明明只是去参加生日聚会,怎么可能会被人打?医院真的没搞错吗?

然而现实是无情的。他们终于可以进入重症监护室时,病床上躺着的正是他们的儿子。Thomas的脸很干净,头发上却满是血污。他左边头顶有一块绷带,上边写着“没有头骨”。Thomas的脑部严重肿胀,医生们不得不取下他的一块骨头来释放颅内压力。

医生向他们解释:

Thomas很可能已经脑死亡

让他们做好最坏的打算

两天后,当维持Thomas呼吸的管子被拔下时,Kathy和Ralph觉得自己和Thomas一起离去了。“我以为我会歇斯底里地趴在地上痛哭。但人到了那时候,是不会这样的。”Kathy说。

一家人安静地回到宾馆,叫来了披萨。没有人说一句话。他们都太累了,只能把电视的声音调到最大,掩盖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

飞来横祸

Thomas并没有和任何人起冲突。

监控显示,他和一位女伴在维多利亚街和Darlinghurst路交叉口下了出租车。他一边和女伴牵着手,一边和朋友打着电话问怎么走。

“你抬头找一下一个可乐的标牌。”Thomas的朋友说,然而Thomas再也没有回应

警方说,有一名男子走近Thomas,

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

向Thomas面部打了一拳

Thomas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直直地倒向地面。而行凶者立刻消失在人群之中。

行凶者Kieran Loveridge

这就是2012年的悉尼CBD

在周末的狂欢夜

街头充满了不可预知的暴力和危险…

悲痛中振作

儿子的突然离世让父亲Ralph完全崩溃。这位职场上的强人在把自己关在书房在桌前坐了两个月,酒一杯接着一杯。白天变成了夜晚,夜晚又变成了白天,Ralph只是坐在那里。他的咨询客户也一个接一个离开。他拒绝和任何人说话,除了偶尔询问警察调查的进度。

几个星期后,Ralph终于肯接朋友Anstee的电话。Anstee告诉他,Thomas的死让整个悉尼都愤怒了。人们正在要求政府对悉尼街头的暴力采取行动。Ralph应该站出来说话。

为了让Ralph重新振作起来,Anstee帮Ralph安排与各种人见面:政客,警察,各种专家,商业公司,学校校长,媒体总编,任何他们觉得能帮上忙的人。当Ralph问他们为什么愿意见他时,他们说:因为我们也有这么大的孩子,这次是你家,下次可能就是我家

让孩子们安全回家

这些活动让Ralph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他和Kathy一起成立了Thomas Kelly青年基金会。目标很简单:“让我们的孩子们能安全回家

为了纪念Thomas,这一行动被命名为“Take Kare”,与Thomas的姓名缩写相同。我们在悉尼街头看到的巡逻队伍和帐篷,就是参与这一行动的志愿者们。

轻判惹众怒

警方也逮捕了凶手Kieran Loveridge。Loveridge事发时18岁,身上背有犯罪前科。当晚除了Thomas之外,他烂醉着随机攻击了其他四位附近街上的行人。2013年,法院判决Loveridge5年零2个月监禁。

全澳洲都被这个判决激怒了。各大媒体发文称的Loveridge的惩罚太轻,数百人走上CBD街头抗议。Kelly夫妇更是震惊。他们不明白,儿子的生命,怎么只抵得上杀人犯5年的时间?他们向新州议会请愿,要求修改针对酒后暴力的法律。

杀害Thomas Kelly的凶手获刑过轻悉尼人愤怒游行

<就在Kelly夫妇为审判结果四处奔走时,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18岁少年Daniel Christie

在同样的地方

以同样的方法被袭击身亡

他倒下的地方,离Thomas在2012年被袭击的地方只有寥寥几米远

两次案发现场改变在Kelly夫妇的努力和巨大的舆论压力下,

新州政府终于采取行动了。

2014年,新州颁布法律,将酒后毒后暴力致人死亡的最低刑罚提升到8年。检方也以Thomas案量刑过轻为由进行抗诉

同年

Loveridge刑期翻倍

被判决10年零2个月

新州宣布对悉尼的夜店区实施宵禁

酒吧等娱乐场所不得在凌晨1点半后接待新客人,不得在3点后提供酒精,而销售酒水饮料的商店不得在晚上10点后继续营业

让Kelly夫妇没想到的是

他们辛苦游说得来的成果

却将自己的二儿子推向了深渊…

波澜又起

悉尼人因为宵禁令分裂为两派。

一派认为宵禁令是好事,保护了大家的安全。

另一派则说这项法令将毁掉悉尼人引以为傲的喧闹夜生活悉尼夜店区的经济

人们把矛头指向了Kelly一家,甚至认为这项法律是他们与周围房产商,甚至悉尼赌场(悉尼赌场被政府排除在宵禁令外)合谋的产物。

Ralph开始接到死亡威胁,Thomas的弟弟Stuart也因公开支持这一法令而在社交媒体上遭受不断的网络暴力

再次痛失爱子

Thomas去世后,沉浸在悲痛中的Ralph和Kathy没有及时留意到小儿子内心的伤痛。

没有人意识到

哥哥的死对Stuart的打击有多大。

在父母看来,Stuart开朗的性格早已帮助他从哥哥的离去中恢复了过来,但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他支持宵禁令,人们对他的各种骚扰让他痛苦不堪

休学5个月后,Stuart被人发现坐在父亲的汽车里,吸毒过量而死

痛苦的父母

这一次,父亲Ralph不允许自己再次崩溃。他加倍投入到Take Kare的活动当中去,试图用工作占满自己的思绪。他痛恨自己没有及时发现儿子内心的痛苦。他把家翻了个底朝天,想找到一封并不存在的遗书。

“You never forgive yourself. Ever.”

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永远。

母亲Kathy早已被丧子之痛麻痹。她说,当她分享Thomas和Stuart的故事的时候,常常整个房间只有她的眼睛是干的

“我经常觉得我必须看起来很冷漠。我跟人分享我们家的故事是为了鼓舞他们,让他们明白,他们也可以很坚强。我不想在那些陌生人面前痛哭流涕。我也不想让他们可怜我。被人可怜的感觉并不好。”

— Kathy Kelly

Take Kare仍在继续

Take Kare已经风雨无阻地进行到第五个年头。

五年来的每个周五周六,晚上10点到凌晨4点,都有Take Kare的志愿者队伍在悉尼市政厅附近的区域巡逻。

每个小队由一名经过医疗训练的领队负责,他们会把醉酒或需要帮助的年轻人带到Take Kare设立的”Safe Space“帐篷中。

这里他们可以歇歇脚,喝口水,把手机充上电联系朋友家人,如果受伤可以在这里处理一下。志愿者们还会为有需要的人安排打车回家。

志愿者们还会主动干预街头发生的各种冲突。

当有人酒后在街上吵架,他们就会走上前去试图缓解冲突,给两边分发棒棒糖和矿泉水。志愿者背包中还装着给喝醉后穿高跟鞋没法走路的女孩子准备的人字拖

Take Kare将会一直进行下去。

在Ralph和Kathy的努力下

新州发生了许多让人欣慰的变化

现在,新州法庭在量刑时将会把受害者家庭的声明纳入考量,政府也将为经济上困难的受害者家庭提供心理咨询

数据显示,宵禁法施行后,CBD最暴力的区域暴力事件减少了49%。整个CBD区暴力事件少了13%

留给世界善良

今年六月

Thomas Kelly青年基金会将迎来一些变化

Ralph和Kelly说,他们想给自己的女儿Madeleine留下一个更善良的世界。他们准备将基金会改名为”Stay Kind“,并致力于鼓励澳洲人多行善事。

Ralph说他知道这个目标听起来很鸡汤,“但澳洲有2500万人,如果每人每天能做一件善良的事,那就是每年90亿份善良!

<

Kathy:“善良正是澳洲和这个世界最需要的东西!我希望我的儿子们能为这个世界留下更多善良…”

Kelly一家的事情让人唏嘘不已

白发人送黑发人

已是世上最让人心碎的事情

可Kathy和Ralph却接连失去两个18岁的儿子

让人钦佩的是

这两位伟大的父母并没有被悲痛击倒

反而做出了平常人没能做到的壮举

修改法律条款

改革庭审程序

召集志愿者保护年轻人

只是为了自己家的悲剧

不会在别人身上重演

一桩恶性案件

却以这样的方式

让澳洲变得更加美好

让所有在澳洲的人们更加安全

如果Thomas和Stuart知道

爸爸妈妈做了什么的话

一定会很骄傲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