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Dan Wilson将烤鹰嘴豆和蚕豆添加到他的北岸(North Shore)小学餐厅的小吃菜单中。事实证明,这些健康的食物并不受到小学生的欢迎,他们更喜欢吃糖果。
自从Wilson先生遵守了新的健康餐厅准则(要求日常食物占菜单的75%)以来,他的收入下降了20%。
并不是只有Wilson先生一个人的收入下降。该行业预计,上升的成本和销量的下降将导致许多小餐厅的运营者离开该行业,许多学校将关闭餐厅。
自2017年推出健康餐厅准则以来,在新州全部1800家餐厅中,只有四分之一的餐厅获得了认证。根据修订后的准则,菜单中偶尔吃的小零食(香肠卷、松饼等)将减少到25%,取而代之的是日常的健康食物(自制食物、水果、瘦肉三明治等)。

天主教学校和私立学校不必强制遵守这个方针。
餐厅牌照持有者承认这个新规有益于学生的健康,但是他们担心,成本不断上升,销量却在下降,他们不得不提高零售价,顾客可能会用Uber Eats叫餐而不再在餐厅就餐。
根据新规定,来自Healthy Canteens Australia的Graham Bernard已经为新州的80家校园餐厅准备了菜单。
为了达到健康标准,餐厅现在大部分食物都是从零开始的。这就需要增加员工,从而增加了人力成本。许多餐厅还购买了更昂贵的包装,使食品看起来更有吸引力,还增加了新鲜农产品的支出。
而以前,校园的餐厅可以从批发商那里订购食品,现在,食品的分量和钠含量的限制使他们不能再这么做了。尽管一些食品制造商已经开发了针对校园餐厅的产品线,但这些产品更贵,还不如自己做。

Bernard先生的公司足够大,他可以依赖于数量而不是每一单的利润经营下去,但他表示,其它校园餐厅(尤其是那些一周只开一两天的店)无法做到这一点。
他说:“就连我自己也没有能力经营一家自己买菜,自己做菜,自己控制数量和分量的餐厅。毫无疑问,从明年开始,一些学校将不会再设有餐厅,这是百分之百肯定的。”
在高中,还有另一个问题。一些学生干脆忽略校园里的餐厅,叫起了外卖。
他说:“孩子们会用Uber Eats订餐,也有可能会订必胜客外卖。他们每天都这样,就当校园里的餐厅根本不存在一样。”
HKA(Healthy Kids Association,健康儿童协会)正在帮助学校遵守这新的指导方针。该协会首席执行官David Pratt承认改变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他表示,他知道一些校园餐厅运营商抱怨成本负担过重。

他说:“但同样,我们也从一些餐厅负责人那儿获知,他们赚的钱比以前更多了。学生们正在尝试这些新食物。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是这些餐厅都有希望转型成功。但要让新州所有校园餐厅在今年年底前都能符合新规,我们仍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新州教育厅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新规允许那些难以购买新鲜农产品或从零开始制作食品的学校餐厅使用符合标准的冷冻蔬菜、罐装水果或商业食品。
他说:“在完成这一转变的过程中,食餐厅需要得到帮助。”
他还表示,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的健康报告卡显示,新州在改善学校和医院的食物方面采取的行动比其他任何州都要多。
Wilson先生将继续努力使他的餐厅能正常运转起来,他正在考虑向新州教育厅申请减租。他将减少对零食的投资,并推出他认为会大受欢迎的冬季食品,如意大利面和肉丸子。他还投资了六台西瓜泥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