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房地产市场下滑继续影响着悉尼市场,悉尼大部分郊区的房价中位数在过去一年下跌超过15%。

其中一个价格最高的地区,北岸,则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Neutral Bay和Mosman带领该市价格上涨,涨幅略高于6%,而Gladesville和Epping领跌,中位数价格下跌18%。

根据Domain本周公布的最新季度房价报告,仅在过去一年中,悉尼全市房价中位数下跌11.5%至1,027,962元。自2017年达到峰值以来,它已经下降了14.3%。

悉尼的单元房也是涨跌各异,市区和东郊的既有温和上涨的,也有显著下跌的:Darling Point和Zetland全年增长超过4%,而Double Bay和Little Bay的价格下跌超过16%。

Domain高级研究分析师鲍威尔(Nicola Powell)表示,买家正在慢慢利用价格下跌。

“买家身处一个已经下滑了一段时间的市场。他们也很精明,敢于厚着脸皮砍价。”鲍威尔博士说,“人们对买房重新燃起了兴趣,因为买家看到了价值,并且感觉下跌快要结束了。”

马修和希瑟·亚伯拉罕夫妇(Heather and Matthew Abrahams)厚着脸皮对Epping的一栋房产砍价,终于买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家园。

“我们提出了138万元的报价,我们知道自己有点不要脸,但我们希望能够对价格进行协商,而不是直接遭拒。”亚伯拉罕太太说。他们最终以142万元买下这栋房子,低于160万元的初始要价。

“我们高兴坏了,”亚伯拉罕太太说,“我们非常幸运,因为市场条件为我们带来了便利。它让我们实现了买房的夢想,我不确定在价格疯涨的情况下能够买到这栋房子。”

Epping独立屋的价格去年暴跌17.6%至145万元,是悉尼第二大跌幅。

The Agency North销售代理商墨菲(Catherine Murphy)说,较低的价格为许多曾经被挤出市场的家庭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很多人抱怨银行踩刹车,但两三年前,年轻人根本无力在他们长大的郊区买房,而现在他们可以了。”墨菲说。

悉尼只有13个郊区的房价在过去一年中上涨,大部分位于Central Coast,包括Avoca Beach和Budgewoi,去年分别上涨5.8%和5.1%。

但根据安永首席经济学家马斯特斯(Jo Masters)的说法,即使是价格仍在罕见上涨的悉尼郊区,涨幅与其他地区两位数的跌幅相比也低得令人难以置信。“在20个[单元房价格上涨的郊区]中有7个增长不到1%。下跌幅度非常非常激烈,但涨幅却非常小。”马斯特斯说。

她说,市区和东郊的单元房价格上涨是因为它们很受欢迎,而且有充足的生活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