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5岁时,来自西班牙的亚历克斯在一家健身房当私人教练,而当时他便决定探索男妓的世界。

四年过去了,亚历克斯现已29岁并住在悉尼,他每小时向富有女性收取的费用高达500元,而他每周的收入最高可达1.5万元。

他过着双面生活,作为一名高级男伴,他迎合了陌生人的性冲动,其中这些客户包括单身母亲、年龄在35岁至45岁之间的女商人,以及18岁就想“破处”的女孩。

他的广告承包了一切,从充当男朋友、社交活动中的浪漫伴侣,到低俗的“五十度灰”的角色扮演。

在接受澳媒采访时,这位性工作者透露了女性在背后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他的客户选择为性生活付费。

亚历克斯说,“有好几次,我都被整星期整星期的‘包养’,我一周可以赚取15,000元,费用除外。曾有一次,我收到一位丈夫1000元的小费,就为了让我与他的妻子做爱,他们两个似乎都对我的表现以及这场艳遇相当满意。”

“我生活很好,每周都会有客户,通常一次几个小时。”

从一起吃晚餐到周末共度春宵以及出行陪伴,亚历克斯说,他也可以按小时计费。

“我的常客喜欢宠着我。”他说,“如果我和她们一起出行或者一起享受美妙的经历,我都能坐头等舱。”

亚历克斯称,根据季节的不同,他每周最多可以约会3个不同的客户。

他说,“有时候没什么事,有时候会相当忙碌。我可以认识各行各业的女人,从单身妈妈到职业女性,年龄通常在35岁到45岁之间,但偶尔也会有18岁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女孩。”

在见了很多客户之后,亚历克斯认为,女人在支付伴游费用时,只想要全套服务。

“她们想要的是一个男人所能提供的终极幻想,王子和骑士,床塌内外的终极情人。

“她们还想要给人印象深刻,身边有个好伴侣,让她们觉得自己是真正的女人,给予她们应得的真正关注,而不要被其他事情分心。”

亚历克斯说,“时间”和“失望”通常是女人选择男伴的两个主要因素。

“这仍然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到目前为止,女人对生活和责任的要求比男人高得多,但平等也越来越重要。女人想要和男人一样的机会。”

亚历克斯称,他工作中最历害的部分就是性。

“我喜欢性爱,这是一种乐趣,因为当我看到别人高潮,我就会兴奋不已,这就像毒品一样。金钱和生活方式也很容易上瘾。”

“我是一名直男……至于其他方面,我总是愿意探索新的空间,这取决于对方希望有多极致,以及我们彼此有多信任。”

他说,他碰到的最常见的要求是“五十度灰”的体验。

当谈到与客户建立联系时,他说“爱情是一场有趣的游戏”。“我们对爱有自己的定义,我认为我爱每一个人,”他说。

亚历克斯说,作为他工作的一部分,他必须每三个月接受一次检查。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政策,我们只进行安全性行为。”

通过分享他的故事,他想揭开围绕非传统职业的一些旧观点。

“性是我们所有人都会想要的东西,我们都会幻想它,但在交谈中我们鲜少去分享它,我个人认为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亚历克斯说道。

“我认为那些评判我的人是因为他们的性生活质量很低……如果你的性生活很好,你为什么要评判像我这样的人?你只会支持我。”

“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人们在发生性行为时的那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