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悉尼华人没有人情味
//

经常被中国来的朋友批评:悉尼华人钱多装逼不热情。果然出国了,连一点中国的人情味都没了。

好不容易这么大老远来了,来到悉尼见你,几十年的交情,还这么不热情。

中国人的老本,都忘了。

事实上,悉尼华人很难像大多数中国人一样热情——

来去接送,全程陪同。

悉尼华人真的很难做得到。

就算做到了,你要知道:

这,对于悉尼华人而言,真的很不容易了。

悉尼华人很忙。

虽然大多数华人按点下班。但是悉尼也堵车,

不管是Moorebank的M5、Ryde的Epping Road、Coffs Harbour 的Pacific Highway、Ashfield的Parramatta Road,

堵车都会让你堵到怀疑人生..

悉尼的社交时间成本真的太高,高到去一趟Chatswood或者去Strathfield吃饭,还不如直接飞趟墨尔本。

而且大多数的悉尼华人,在这儿,都是靠自己独自打拼。

回家,就忙不迭地去带孩子。就算父母特意从大洋彼岸的中国乘飞机赶过来,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悉尼,我们,才是主力。

这里的生活,不像国内。总有父母以及热心的亲戚,可以搭把手。

在悉尼,靠的只有自己。

而且你以为,在悉尼,人们只有一份工作吗?

有一位老华人和我一起回国,做我边上,就和我感叹:

澳洲,真的是一个很公平的国家。

在这里,做多少赚多少。

你不努力,你嫌这嫌那,你要体面,你永远赚不到钱。

你看不到,多少老华人到了国内退休的年龄,

还在澳洲拼命工作,双手老茧。

你看不到,多少外表光鲜的白领,

脱了西装之后,在中餐馆对着油渍工作。

你看不到,多少澳洲留学生在羡慕的目光下,

深夜下班后,还跑去学校图书馆熬夜奋战..

你看不到,看似轻松的办公室女性,

回到家对着一屋子脏乱和在哭的孩子焦头烂额..

还有太多是你看不到的了。

悉尼华人自己的生活,已经足够让人应接不暇了。

悉尼真的太大,大到根本就不像一个城市。

悉尼到底有多大?

它相当于2个上海,8个深圳,13个香港,19个纽约,25个首尔。

现在的悉尼火车到底有多少条线,不用Google还真记不住。

很多朋友来了悉尼,以为我们就很近了,实际上咱们不在同一个城市,咱们可能是在若干个城市,它们是悉尼北区,悉尼南区,悉尼西区,悉尼蓝山……

如果以时间为尺度,麦考瑞学生和新南学生谈恋爱就算是异地恋,从Kingsford来趟Manly就可以说是出差。

这几年悉尼一直在控房控人口,想要移民越来越难。

最近澳洲移民份额还爆砍3万,想要移民真的是比登山还难。以至于不少毕业的留学生,NATTI的钱都付了,读都不读直接回国,学费都不要了。

悉尼是个肿瘤,没有人能预知它的发展未来。

像2017的房价盛市,房价猛涨。然而谁可知现在的场面,在中澳共同政策的压制下,悉尼的房价现在也焉了。

后面会如何,也没人可以预知。

悉尼的人情淡薄不只是针对外地朋友,对同处一城的悉尼朋友同样适用。

每次有共同的朋友来悉尼,

聚会时朋友会说,你们在悉尼的应该经常聚吧?

我说,你们来几次悉尼,我们差不多就聚几次。

在悉尼,交换过名片就算认识

一年能打几个电话就算至交

如果还有人愿意从北区跑到西区,和你吃一顿不谈事的饭,

就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

至于那些天天见面,天天聚在一起吃午饭的,

只能是同事。

//
悉尼终究不是悉尼华人的悉尼
//

如果评选一生中必去的城市,我相信大多数人一定不会漏了悉尼。

这里有悉尼歌剧院,有海港大桥,还有无数美丽的沙滩。

不管你是来自亚洲,还是欧洲美洲非洲,来到这里,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食粮。但这些东西其实和悉尼华人没多大关系。

走进Town Hall地铁,你可能看到无数的亚洲面孔,听到熟悉口音各异的普通话。

但,你看到的再多,

悉尼归根结底,也不是悉尼华人的悉尼。

我对这个城市牛逼的建筑,对于西方建筑完全无感。看着Opera House,只会想起橘子瓣,很难再升腾起世界奇迹的豪情;走进海滩,看到的只有蓝蓝的海水,还没我老家的猪圈生动有趣。

很多人一提悉尼,首先想到的是澳洲的碧海蓝天,是有美感有文化有高楼大厦。

这些东西好不好?

好!自豪不自豪?自豪!但这些东西不能当饭吃。

悉尼华人感受更深的是马不停蹄的生活,和偶尔在心中升起的异国生存的惆怅感。

//
如果说..
//

打开电视,看到的是白人澳洲总理,换得像玩一样。

但换来换去,也不会换到华人。

悉尼就算再多华人,就算留学生再多,但在这里,接电话的时候,第一句也绝对不是字正腔圆的中文,也肯定是顺溜的洋文,

晚上酒吧的时候,看到的灯红酒绿也大部分不属于悉尼华人。

但,如果说悉尼还有那么一点中国烟火味的话,

那么这烟火味属于,

那周五晚上China Town的夜市,

那么这烟火味属于,

那些晚上走过时,闻到的熟悉的饭香味。

那么这烟火味属于,

那些华人区早上大爷大妈们,买菜的吵闹声。

那么这烟火味属于,

那些华人的小孩,一大早被父母送来补课的抱怨。

以及每个春节时,悉尼努力传达的中国味。

老华人正在努力为这个城市保留一丝中国味,让这个城市看起来,没有那么陌生。

在悉尼,没有资产的移民一代,

和国内也差不离,注定一辈子要困在房子里。

奋斗多年,付了首付开始买房;

再花十几年奋斗换一套大一点的二套房。

如果你家有钱,恭喜你,这都不在你的考虑范围。

但是如果没钱,呵呵,在你住上大房子之后,

就该考虑学区房了。

悉尼的大学其实也就这几所,其实拼来拼去,进的也就这几家。

但悉尼华人家长,可不这么想。

他们考虑的只有医生、律师等等精英职业。

因此在澳洲,给孩子读书也不是件容易事。从小也都是数不清的考试,从进幼儿园起,好像就是场战争。公立、私立、selective school,一个称谓,在家长面前,就是天与地的差距。

而学区房在其中,就至关重要。好像有了学区房,哈佛也就近在咫尺。

//
其实哪里,都是一样…
//

十年前,每送出去七人,仅有一人回国;现在,每送出去七个,能回来八个。

前半生在追求绿卡PR,然而到了今天,窗外的蓝天与新鲜空气渐渐变得不再那么唏嘘。

曾经有一篇火遍网络的留学生演讲,将对西方世界的追求描述到极致,在喧嚣之后,开始有人反思我们的华夏心流浪到多远的西方。

中国梦是一回事,西方梦是一回事。其实在哪里,说白了,也都是一样的。

30万澳洲本地人,都被悉尼繁重的压力吓跑了,

还剩下将近500万人留在这个城市,假装在生活。

而事实上,这里只有少数人的梦想和多数人的奋斗。

编辑:Shelly

改编自张五毛的《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生活》